生死魂契 第二十一章 你才是原罪

2020-01-16 22:43:11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生死魂契 第二十一章 你才是原罪

几人看着陈虎,把他吃下去的心都有了。

贺阳刚看着这一切,不由的心中窃喜,让你作。

“你说你是天恕联盟的人,那你把联盟徽章拿出来看看。”几人逼问道。

他们是天怒联盟紫郡城分部的负责人,陈家这种大家族加盟这种事,怎么可能连他们都不知道。

陈虎语塞,他哪里有什么联盟徽章,现在还没把这小子抓住呢。

看着陈虎愣在原地,几人顿时乐了。

“没有徽章你还说你是联盟的人,真好意思。”几人开始对他热嘲冷讽起来。

同时他们在向大众解释,也不得不解释,如果今天这些言论传出去,那他们这分部主管也就当到头了。

陈虎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头上冷汗直流,就在他要说出背后的人时,情况突变。

“哼!他就是天怒者,你们有什么问题吗?”声音气势磅礴,直透灵魂。

现场所有人都不由一窒,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一个中年男子从五号贵宾室中出来,一双眼睛细长阴翳,淡黄色的瞳孔邪气凛然,目光四下扫射间,每每让被看到的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陈虎看到来人顿时大喜,他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陈虎带着人迎了上去。

“大人,这些人实在是不知好歹,阻止我为您抓人。”陈虎上前装委屈。

“没用的废物。”男子看了他一眼直接走了过去。

虽说他不信贺阳刚有半神背景,可是以防万一还是准备无声无息的把他掳走,结果这家伙一下弄的全城皆知,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贺阳刚看到来人后不由的一阵心惊肉跳,这家伙看向自己的目光简直要把他吃下去一样。

心中不安,所以偷偷的问道:“水儿,你能搞定那个人吗?”

水儿一副凝重的样子,不过仍然说道:“水儿一定会保护好哥哥的。”

声音虽然坚定,可是却没有什么自信。

水儿贺阳刚看着长大的,自然能从她语气中听出其他意思,不由的捏紧了双拳。

难道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开什么玩笑,要是死在这种蝼蚁手中,下了地狱都要被再气死一次。

毕竟是站到过顶点的人,以他原来的实力来说,眼前这人的确是蝼蚁。

男子来到近前,看着几人,尤其在水儿身上停留了好长时间。

“不错的灵宠,冰凤血脉浓郁,有意向把它交易给我吗?”男子一开口直接向贺阳刚索要水儿。

“要是我问你要你妹,你会给我吗?”贺阳刚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意思很简单,水儿是家人,不可能存在交易这个可能。不过,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存在,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并不是那么弥足珍贵。

“如果我有的话,当然可以。”男子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显然对他来说可能妹妹真的只是一个可以随意交换的筹码,而这样的回答显然出乎贺阳刚的意料。

“那还真是抱歉,我实在是没有阁下这么无耻。”贺阳刚毫不客气的讽刺道。

既然也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他自然不会和他客气。

“那还真是遗憾,在我看来,所有能换成实力的东西都是可以交易的。”男子平静的说着,仿佛一点都不在乎贺阳刚的辱骂。

虽然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不过他的这些观点贺阳刚完全不能肯定。

“既然交易失败了,那你就跟我走吧!”

男子突然的一句转折让众人措不及防,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些话前后的因果关系。

“跟你走?为什么跟你走?”贺阳刚理所当然的拒绝。

如果真和他走了,谁知道这个人格有问题的家伙会做什么。

听到贺阳刚的话,男子一顿,然后一脸理所应当的说:“还能因为什么?你是天怒者,不跟我走你还要去哪?”

男子那仿佛早已看透一切的目光让贺阳刚心中一阵发毛,难道他真的发现了?什么时候?

那表情实在太真实,就连周围的人都有些信了。

“难道那小子真是原罪?他用什么方法掩盖了魂宠天晶的测试?”已经有一些人开始怀疑了。

贺阳刚听到这些讨论,不由的心中打鼓,连旁边的人都觉得他是天怒者了,何况他这个清楚自家事的当事人。

“你凭什么说我是天怒者?”贺阳刚做着最后的挣扎。

男子一脸错愕,好像在说你还装什么装,看到这样的表情,贺阳刚是已经确定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就在他准备拼命时,男子又来了一句让人措不及防的话。

“凭什么?当然是我说你是你就是了。”这话说的理直气壮,仿佛就是世界的真理一般不可推翻。

本来还真有些怀疑的众人顿时惊了一地眼球,同时一句‘凭尼玛个锤子’在心中响起。

贺阳刚先是一愣,随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最后则是把心中的石头放下。

这特么真是个极品啊!这是除了男子本人外在场所有人的心声,就连陈虎都有些方,跟了这种人真的有前途吗?

贺阳刚整理好心思,微笑道:“不,我不是天怒者,你才是。”

这话一出众人又是一愣,这位又在卖什么药?竟说一些听不懂的话。

男子也被贺阳刚的话惊呆了,好奇道:“我是天怒者?我怎么不知道?”

男子那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的贺阳刚牙疼,装的真像。

“你不知道我知道呀!你就是天怒者没错。”贺阳刚一脸肯定。

“你知道怎么算,你能代表谁啊!”男子不屑道。

贺阳刚笑道:“既然这样,你说我是天怒者,你能代表谁啊!”

男子也笑了,道:“我当然代表我自己喽!”

“那我也代表自己,证明你就是天怒者。”贺阳刚说道。

“你怎么能和我一样呢?”男子表情有些诡异。

贺阳刚心中警惕,道:“我怎么就和你不一样了?”

“我当然和你不一样,因为我是这里最强的,所以我说的就是对的。”男子越说越冷,身上气势暴涨,随后一拳轰了过来。

男子的突然发难,贺阳刚完全反应不及,而他也不会想到一个强者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偷袭这种勾当。

不过一直凝重的盯着男子的水儿却在他语气不对时就开始防范了。

只见一道蓝光闪电般撞到拳头上,随后空气炸响,劲气四溢。贺阳刚直接被吹出老远。

“大哥哥!”

“老板!”

小依和猫女姐妹惊叫一声赶紧跑过去看贺阳刚的状况。

“我没事!”贺阳刚站起来,的确没事,仅仅左臂擦破了皮,不过在十倍痛感的刺激下,让他整个手臂都痉挛了。

远处,水儿和男子的对轰各退了几步,不过男子的拳头上却出现了一个小洞,鲜血渗出,显然水儿稍占优势。

男子虽然在这一击上占了劣势,可他却笑了起来。

“不错,你果然很不错,绝对够资格当我的灵宠,正好我的灵宠前段时间和我闹变扭被我给宰了,没想到这么快又遇到个更好的,我真是太幸运了,哈哈哈……”

这番话无比霸道阴狠,好像水儿已经非他莫属,也好像对那帮了他一路的灵宠完全没有半点感情。

贺阳刚深吸几口气,压下剧烈的痛感,道:“别得意,你并不占什么优势。”

“不占优势?你是说这个吗?”男子看了眼拳头上的小伤口示意道。

“的确,单从炼体程度来说,我确实不如我未来的灵宠,不过加上其他因素就不一定了,嘿嘿嘿!”男子阴笑道。

“这要感谢你啊!是你为我送来这么好的灵宠,也是你为我带来更进一步的机会,真的是非常感谢。”

西安碑林医院地点
苏州圣爱医院电话号码
贵州有没有看癫痫病的
辽宁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枣庄治疗阴道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