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建国常去盘古大观吃千元日餐食材皆日本空

2019-05-15 22:18:15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宋建国常去盘古大观吃千元日餐 食材皆日本空运

宋建国出庭时头发已花白供图/北京市一中院

任北京市交管局局长时的宋建国(资料图)

昨日上午,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受贿案在北京市一中院开庭。曾担任6年交管局局长的宋建国被指控为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等人办理“京A”车牌,索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价值2390余万元。庭审中,宋建国辩解指控中有1530万元的事实不属于受贿性质。在悔罪书中,宋建国称“永远忏悔对党和人民、对社会、对我所连累的亲人和朋友所犯下的罪行带来的灾难”。庭审于下午2点30分结束,审判长当庭宣布将择日宣判。

帮办“京A”牌收名表房产金条

据相关资料显示,2004年至2014年4月,在宋建国先后担任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局长、北京市交管局局长期间,分别为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新月联合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长青、总经理刘长江,北京马桥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翟玉堂,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文贵,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董栋华,北京荣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胜,无业人员谭峰等人在办理“京A”机动车号牌、驾校恢复营业等事宜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90余万元。

起诉书中,检方指控了宋建国因帮人办“京A”车牌而受贿的多起事实。

2004年至2008年9月,宋建国接受无业人员谭峰的请托,为谭峰等人办理北京市通州区小城镇户口和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提供帮助。2010年8月至12月,宋建国先后收受谭峰给予的江诗丹顿手表两块,共计价值人民币47万元。

2006年12月至2012年6月,宋建国接受北京马桥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翟玉堂的请托,为该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办理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2008年至2012年,宋建国为其情妇王某,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人民币94万元的价格向翟玉堂购买其公司开发的位于通州区的房屋两套,收受翟玉堂给予的其公司开发的商铺两套,价值人民币486.408万元。

2007年至2012年6月,宋建国又接受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长青、总经理刘长江的请托,为新月公司等单位办理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和北京新月驾驶员培训中心恢复驾驶人培训许可等事宜提供帮助。

此外,他还接受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文贵的请托,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办理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和盘古大观大厦墙体电子显示屏设置提供帮助。

同时,他接受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董栋华的请托,为北京国子监油画艺术馆有限公司等单位办理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提供帮助。

2009年至2014年4月,宋建国通过上述人员到孙士平经营的北京融德画廊购买字画的方式,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贿赂共计人民币1530万元。

2007年至2012年,宋建国还先后索取、收受刘长青给予的人民币180万元、金条1800克,共计折合人民币228.78万元。

2008年1月至2010年1月,宋建国接受北京荣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胜的请托,为荣兴投资有限公司等单位办理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提供帮助,后收受张胜给予的金条200克,价值人民币4.5万元。

因堵车开庭推迟半小时

昨日上午,由于囚车遭遇堵车,宋建国没赶上准时开庭,原定10点开始的庭审推迟了半小时。

10点半,宋建国被带入法庭。61岁的他,头发花白,身穿白衬衫和一件深蓝色翻领夹克。和先前络上公开的照片相比,此时的宋建国显得有些苍老。

庭审中,宋建国对起诉指控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事实均不持异议,但辩解称指控事实中共计人民币1530万元的事实不属于受贿性质。

据了解,宋建国因喜欢字画,早年认识了经营北京融德画廊的孙士平。此后宋建国先后介绍新月联合公司法定代表人刘长青、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文贵、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董栋华等人到画廊里购买字画,而这几人均找过宋建国办理“京A”车牌,宋建国都帮他们办成。孙士平称,他和宋建国达成默契,只要宋“介绍”的买卖,他和宋建国分成,至案发前,宋建国获得的收入高达1530万元。

对该部分事实,宋建国的辩护人亦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并为其进行了罪轻辩护。宋建国在法庭上多次表示认罪、悔罪。陈述环节只说了一句话:“我认罪、悔罪,希望法院能公正判决,谢谢审判长。”

庭审于下午2点30分结束,审判长当庭宣布将择日宣判。

办理“京A”牌照公司多称不知情

起诉书显示,宋建国曾接受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董栋华的请托,为北京国子监油画艺术馆有限公司等单位办理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提供帮助。昨天下午,北青报登录油画协会的官方站,根据站的介绍,董栋华现在仍为油画协会的副主席。随后北青报致电该协会,该协会工作人员表示,近他们并没有听到协会有人事变动的情况,董栋华应该还是该协会的副主席,不过已经很久没见到董栋华本人了。对于协会现在是否有“京A”号牌的车辆,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协会的公车只有一辆,是“京E”牌照。“协会的所有成员都是兼职在中国油画协会工作,所以对于私人车辆的车牌号码,我们并不清楚他们有没有京A的车牌号。”

2009年至2014年4月,宋建国通过让他人(刘长青兄弟、翟玉堂和郭文贵等)到孙士平经营的北京荣德画廊购买字画的方式,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贿赂共计人民币1530万元。昨天下午,北青报致电荣德画廊,在表明来意后,对方拒绝回答关于该画廊经理孙士平以及画廊有没有京A车辆等问题,并以正在忙着接待客人为由挂断了。

2006年12月至2012年6月,宋建国接受北京马桥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翟玉堂的请托,为该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办理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等事宜提供帮助。昨天下午,北青报致电马桥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翟玉堂目前还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对于该公司是否有“京A”牌照车辆,对方表示并不知情。

宋建国曾接受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文贵的请托,为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办理多副“京A”机动车号牌和盘古大观大厦墙体电子显示屏设置提供帮助。昨天下午,北青报致电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郭文贵还是该公司的负责人,而当问及该公司车辆是否有京A牌照的问题时,工作人员说,她本人处理接工作,没有注意过。工作人员同时表示,该公司有负责车辆管理的部门,但是必须认识公司负责车辆管理部门的人,才可以接通。

“雅贿”成官员受贿新形式

值得注意的是,宋建国涉嫌受贿的行为与其他人区别很大,他的受贿行为非常隐蔽,披着一层“艺术的外衣”。宋建国本人很喜欢画,因此结识了开画廊的孙士平,两人认识长达20多年。刘、翟、郭等人通过宋建国介绍,常到荣德画廊购画。卖画收入,宋、孙二人各得一半。根据检方指控,2009年至2014年4月,宋建国通过让上述人员到孙士平经营的北京荣德画廊购买字画的方式,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贿赂共计人民币1530万元。

北青报查询发现,近年来借助字画、玉石、摄影等形式受贿的现象已发生过多起,对这类行为,媒体将之称之为“雅贿”。根据媒体统计,近年来已经有30名落马官员涉嫌收受“雅贿”。而常见的“雅贿”方式有送名人字画、送古玩及工艺品、送艺术家虚名等。跟直接收钱、房子等物品相比,这类行贿更加隐蔽,侦破难度也更大。

今年2月,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原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有期徒刑17年。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副省长,倪发科非常爱好玉石。办案人员发现,在倪发科的玉石收藏中,有很多来自商人、老板的“雅赠”。有的行贿人甚至为买到倪发科喜欢的和田玉,多次专程带着玉石专家坐飞机去新疆买回玉石供倪发科挑选。

去年9月,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落马。秦玉海曾担任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等职,作品曾获中国摄影界奖项“金像奖”。而摄影是一门“烧钱”的爱好,秦玉海动辄上百万元的摄影器材均系企业赞助。

对于近年来出现的这种现象,今年1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站就曾刊登了评论:《领导干部应该还文艺一份纯粹》。文中指出,意欲行贿者纷纷以购买书画作品为名进行利益输送,这实际上是以艺术之名,行“雅贿”之实,既污染了艺术,又败坏了官德。

宋建国常去盘古吃人均千元日餐

相关材料显示,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人郭文贵在亲笔书写的其与宋建国的来往情况说明中称,2008年6月,当时安全部的高某将宋建国带至盘古大观吃饭,二人相识。郭文贵为配合部领导一起利用盘古平台接待一些重要工作对象,需要协调安排一些交通车辆和交通牌照,特别是需要协调奥运会期间车辆到盘古的通行、接待。在奥运会后,宋建国经常要求到盘古大观吃饭,有时候会带着他的朋友和家人。吃饭的地方主要是在日餐厅和四合院等地。

据了解,盘古大观内仅有一家日餐厅,位于酒店内21层。据酒店客服介绍称,该店因装修已经停业一段时间。据了解,该店的人均消费在3000元左右,在上被评价为京城贵的十家料理之一。在可查询的商户介绍中,该餐厅只有三种套餐,不能单点。午餐1800/位,晚餐3000/位或5000/位,酒水需另点,食材都是日本空运。餐厅只有6个包房,不定时会有表演。

悔过

悔罪书现三处明显错字

2014年5月27日,宋建国被市纪委“双规”审查,9月17日涉嫌受贿罪被捕。在被调查期间,宋建国写下了一封“悔罪书”,称经过思考和反省,“永远忏悔对党和人民、对社会、对我所连累的亲人和朋友所犯下的罪行带来的灾难”,并称将全力配合审判机关工作,

在悔罪书中,宋建国称自己参加工作42年,入党30多年,但却没有珍惜所拥有的一切。他写道,自己在担任交管局局长期间“有求于我的多了,各种利益诱惑也多了”,面对各种利益和诱惑,“贪心贪念多了,胆子也逐渐大了”。自己与“多年好友孙士平经商分得利益,再有就是为刘长青、翟玉堂、陈光明批牌照和相关事项,收受钱财”,他认为都是朋友,互相帮忙没什么,从此不能自拔。

作为有30多年党龄的党员干部,宋建国把自己“犯错”的原因总结为四个方面:不注重学习和品德修养、“讲哥们义气,乱交友”、“对家人和身边的人疏于教育管理”以及管理上缺少严格的制度。

“围着我追着我的很多人都是看重我的职务和权力,利用办事获取利益。我不加约束无原则的乱交友,既害了自己也害了朋友,是极端错误的。……我自己不检点的行为和一些做法实际上起到了影响和纵容的作用,是我害了他们,这是我的罪孽。”

宋建国还写道,“的祸根就是汽车牌照的管理上出现的问题,以牌照换利益。……我也曾努力欲废除人为审批。由于某些原因没能实现,而且竟出在自己身上,教训是非常深刻的。没有监督的权力必定要出问题,出大问题。”

北青报发现,在这封悔罪书中,有三处主要的错别字。“严厉的教育启发”中,“严厉”被写成了“严励”,“面对各种利益和诱惑”的“诱惑”写成了“诱惹”,还有将“利用我职务和权力”的“权力”写成了“权利”。

宋建国的朋友圈

刘长青

北京新月联合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亾

2003年,刘长青公司赞助北京丰台保安分公司一台办公联系车,结识时任保安总公司总经理宋建国。从2007年至2012年,宋建国先后涉嫌索取、收受刘长青、刘长江给予的人民币180万元,金条1800克,折合人民币共计228万余元。

翟玉堂

北京马桥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亾

上世纪90年代末,时任保安总公司总经理的宋建国与翟玉堂在工作中相识。当时,翟玉堂为通州区马驹桥一街村党支部书记。宋建国任交管局局长后,翟玉堂曾找宋办理过“京A”号牌。相关司法文书显示,2008年至2012年,宋建国以明显低于市场价的94万元购买到翟玉堂公司开发的通州区马驹桥镇潼关三区房屋两套,给了一位叫王丽丽(化名)的女子。同时另外收受翟玉堂给予的价值人民币486万余元的马驹桥潼关二区商铺两套。

郭文贵

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负责亾

2008年6月,宋建国与郭文贵相识。当时郭文贵为接待一些重要工作对象,需要协调安排一些交通车辆和交通牌照。

董栋华

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

董栋华是中国油画协会副主席,同在北京成立了国子监油画艺术馆。2009年,在一次画家朋友组织的聚会上与宋建国相识。2011年,宋建国为其上了一个京A牌照。后又为艺术馆办了牌照。

开锁学校
鹰潭工地洗车机
新能源UV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