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忻峰在申花不思进取没犯规不后悔把天津外援

2018-08-07 15:08:27

在卓尔俱乐部,忻峰的宿舍是四楼的一个小间,屋子里是基本的标配,一张单人床,一个衣柜,一个摆着电视机的写字台,一张折椅,仅此而已。基地距离市区太远,他平时训练结束后很少出去。

“郑斌(卓尔助教)在这里开了家饭店,做巴西烤肉的,经常晚上就过去吃了。武昌这里没什么好的饭店,要吃饭也是去汉口,但这里离汉口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生活枯燥啊,实在是枯燥。我一般每个星期踢完比赛后都会回上海,至多两周回去一次。因为这里和上海的距离相对近一些,飞上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到了上海活动就多了,去台北纯K唱唱歌什么的。周末要是不回家的话,我有时候就在马可波罗酒店里开个房间,一个晚上八九百,住个两天再回来,那里面有江景房,看看长江,旁边就是新天地,那里有正宗的粤菜吃。”在深圳生活的几年,培养了他对于粤菜的热爱。

上海人忻峰对于武汉吃的东西还真是不习惯,“那个的热干面,和上海的冷面有点像,但真的没有冷面合自己的胃口。我只吃过一次,看他们早饭吃这个我也吃,结果半碗下去活活撑得午饭都没吃。就像在西安的时候跟着他们吃羊肉泡馍,当地人两块饼全部放进去,我放了一半就不行了,还是不习惯啊!武汉这里也有生煎,但里面咬开来,竟然没有汤水的,你说这个能算生煎吗?这怎么吃呀?但武汉当地人还就是喜欢吃干的。鸭脖子吃过两次,顶多三次,太辣,受不了。所以很多时候情愿多花点钱去酒店里吃,在马可波罗里一顿中饭自助餐是一百多,蛮合算的。西餐做得也很正宗,我不太爱吃牛排,还是喜欢吃鹅肝。”

和已经发展成型的汉口不同,武昌近几年刚刚开始发展起来,成熟的地段是步行街那一带。去年忻峰在朋友的推荐下在那里买了一套公寓房,“因为有熟人,给打了个八折,打下来每平只要一万元不到。你想想,房子打个八折什么概念啊,我考虑也没考虑就买了。现在已经涨了,都涨了一倍了。可惜只剩一套了,不然多买几套放着。”这房子让忻峰自己住是不太可能了,至于是租是抛,他说再看看。当年他在深圳踢球的时候也在福田区买了房子,人离开的时候也就出手了。“不过在西安倒没有买房,王云那小子,自己买了两套倒叫我别买,说买房麻烦啊。我想想倒也是,后来就后悔了。当时那帮上海人在西安买房的还挺多的,08、09年的时候,那里一套房子每平5000块,一百多平方的只有五十多万,买了三个月一抛,净赚了20万。”

他在武汉没有买车,不过打算等6月份的时候把自己在上海的奥迪运过来。“平时出行只能借队友的车开,毕竟不方便。”武汉的名胜古迹,他只去了黄鹤楼。“还是因为去年爸妈来武汉,才带他们去了趟。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大概永远想不到去的。”

赛季结束想去西班牙取经

忻峰因为前阵子受伤,没怎么踢联赛。球队至今未尝一胜的战绩也让他感到有些意外,“感觉是有很多东西没有理顺,当然,缺少打中超的经验也是毫无疑问的。之前也想到可能不会很顺,但一场都没赢的这种现状,却是做梦都没想到的。现在图拔来了,就看他怎么把这支队磨得更好吧。”

虽然塞尔维亚人只来了一个星期,但对球队进行的一些改造还是显而易见。“比如对球员的管理方面,和欧洲大部分教练一样,他每天训练结束就自己回酒店,不会对你们的私生活进行约束,晚上查房之类的事情是不做的。但他很讲究纪律,平时吃饭的时候规定大家要排队,穿衣服也要统一,训练的时候要整队出去。训练质量确实提高不少,老外教练还是比较喜欢抓细节。”

上赛季,他加盟武汉的个赛季就帮助球队顺利冲超,“我记得是上个赛季在重庆的时候,和重庆FC比赛之前,大家得知球队冲超了。这是我职业生涯里新的一笔,因为之前虽然拿过中超,从乙级升到过甲级,但从来没有经历过冲超。”他不知道这个赛季是否能帮助球队成功保级,无论卓尔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他的合同到今年也就结束了。下个赛季要何去何从,他还没有拿定主意。“这边俱乐部有意让我加入教练组,但是我心里有一部分还是想再踢下去。我觉得自己的体力不成问题,但是要考虑到对方俱乐部的等级,和愿意提供给你的薪资待遇,其中有许多需要衡量的因素。做教练也可以慢慢尝试起来,这个赛季结束以后我打算去西甲看看,学习学习。今年年初我们在西班牙,我看了人家的青训体系,训练的内容真的和国内不一样,我很想系统地学一学,对未来总是有好处的。”

年轻时在申花,真的有点不思进取

东方体育:过去的很多年里你一直在外漂泊,上海球员里面像你这样走南闯北的并不多。

忻峰:这种状态都已经保持了十年了吧?没错,正好十年。没有什么,早就习惯了。哪个上海人不想留在自己的城市呢?但总要考虑到更好的发展手划船
。来武汉主要因为这里有郑斌他们在,以前在深圳都一起踢球的,他邀请我过来,考虑到俱乐部的发展前景不错,就过来了。有时候空下来想想啊,自己这些年虽然一直在外面漂泊,但真正给我的人生留下一些深刻印记的城市,应该还得算是深圳。因为有很多经历,一般的球员可能都不会轻易体验到。包括从开始时的富有到后来的落魄,还有罢训啊、夺冠啊、亚冠什么的。那5年的经历,对我今后的人生一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应该说,我整个人的人生观就是在这五年里被改变了。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还是太年轻了,如果现在再经历一遍相同的事情,就会用新的态度去面对了。

东方体育:临近职业生涯的尾声,你现在回忆里,哪些事情如果再发生一次,自己是想用截然不同的方式去处理的?

忻峰:年轻的时候,我在球场上过于冲动,现在慢慢学会淡定了,但岁数不饶人了。人生就是这样,很多事情等你领悟了也就晚了,但至少还有时间。

东方体育:说到冲动,你在1999年那次打天津,一脚把外援巴茨铲成粉碎性骨折,在后来的岁月里,这件事困扰过你吗?

忻峰:说实话,也谈不上后悔,因为这个球毕竟我没有犯规。当时是陆俊吹的,他连犯规都没有吹。这属于足球的正常范围雕铁机
,毕竟我不是恶意冲着他人去的。

东方体育:年轻的时候,你在足球这项运动里追寻的是什么?现在,你寻求的东西发生变化了吗?

忻峰:老实说,年轻的时候在申花,我真的是不思进取。训练好踢完比赛就完事了,赚到点钱就很满足。后来去了深圳,我整个人对于足球的理解是那时发生彻底改变的,我被身边很多队友感染到了,比如李玮峰、郑智。“我当时就想,靠,训练原来还可以练得这么苦啊?”他们总是在完成了规定的训练量后,又给自己加量,跑圈啊,十几圈那样地跑。我刚看到的时候对自己说,“算了,我还是回去算了。后来才慢慢一点点地给自己加量。”可能上海人在吃苦耐劳方面还是差一些。后来我逐渐悟出了足球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它不仅仅是我赚钱的渠道,更是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方式。

东方体育:你的很多队友都说,一个球员到了你这样的年纪,还能在平时的训练中保持一丝不苟的态度,是很罕见的。

忻峰:不管踢或者不踢,训练还是要认真,训练好了,总会有属于自己的机会。职业球员,又有哪个没经历过不被教练待见,甚至雪藏的事情呢?年轻的时候心高气傲,不能平静地接受做替补,年纪大了经历得多了,很多事情也就看淡了。老实说,我也是这两年才悟出这个道理。尤其像我年纪上去了,有时候训练量大一些会觉得很累,但真的到不让你再踢了,肯定还是会想念。有时候腿伤了,就像前几场比赛石地板
,在旁边看他们训练的时候刚开始一两天会觉得舒服呀,然后不行了,怎么都感觉没劲啊!

东方体育:现在和自己以前的队友们还保持联系吗?

忻峰:刚刚去完天津,我还和李玮峰碰了个头,我们互相鼓励“心态要保持啊,毕竟踢到这个份上,也不是很容易的,能再多踢一年就要多踢一年啊”。我平时经常和大头打,发现李玮峰的记性是好,在深圳时候的事情很多我都忘记了,他却记得。甚至连以前青年队我们交手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有时候他来上海碰到我那个时代的队友,他会说“哦我知道,那个谁踢什么位置”。我说“我靠,你的记忆力可以啊”!和老毛(毛毅军)前两天也刚通过,我说太可惜了申花这次来只住一天,只能等回上海再聚了。毛毅军能喝,以前和他做队友的时候有空就去喝一点。后来他做了教练,老毛是个很正的人,他觉得教练不好和球员走得太近的,我们就喝得少了。唉,大家都老了,前两天在电视里看到孙继海,发现他这个赛季头发少了好多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