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我是天使还是恶魔

2020-09-18 03:40:22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我是"天使"还是"恶魔"? 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流程图 中国山东12月6日讯2011年2月18日,日照五莲县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冯桂梅,因肺病入院治疗一个月后,终因病情危重,心肺功能衰竭,抢救无效,于当晚7点20分宣布死亡。经过丈夫、母亲和女儿的同意,医生从冯女士身上成功摘取了两个肾脏、一个肝脏和两个眼角膜,最终挽救了三个人的生命,使两人重见光明。 这是山东省首例人体器官捐献,冯桂梅的名字也被永远地镌刻在捐献纪念林的纪念碑上。 费尽周折 山东自2010年10月25日正式启动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两年来,共登记自愿捐献器官者2000余人,累计成功实现捐献28例。为数不多的捐献,表面上看到的只是一个数字,然而每一例成功捐献的背后,都包含着近百名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从最初的现场协调到器官的摘取和移植,再到后来的缅怀和慰问,可谓费尽周折,来之不易,整个工作链条涉及近百名工作人员。 器官捐献协调员,只是这个链条中最开始的一环。 对很多人而言,器官捐献协调员是个陌生的职业,他们需要做的事情,在常人眼中是不可思议甚至是有违伦理的:劝人捐出身上的器官。 从山东省红十字会了解到,目前全省器官捐献协调员仅有10名左右专职人员,30多名兼职人员,此外还有七八百名经过培训的医务工作者,分散在各医院,履行类似信息员的职责,这就是器官捐献协调员全部的人马。 两年的时间,实现28例,这是一个看起来有点可怜的数字,尤其是和中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150万人相比。但和两年前器官捐献工作试点之前相比,这个数字已经有了跨越式倒杆的发展。 难过家属关 杨光明(化名),山东省红十字会一名工作人员,同时也是山东为数不多的专职器官捐献协调员之一,在他为期不长的劝捐工作中,遇到的很多案例让他难忘。一个年轻的女子不幸因病脑死亡,经过协调员做工作,该女子的直系亲属同意捐献器官,用于救治两名等待肾源的肾衰竭患者,然而,这个捐献最终因为一桩荒唐的阴婚宣告失败。原来,该女子的旁系亲属得知附近有个年龄相仿的男子在同一时期去世,帮她联系了这桩亲事,女子的家属最终也因为担心捐献器官后在另一个世界遭男方嫌弃改变了注意。 另一个例子发生在莒县,一位父亲遭遇严重车祸,三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儿看到父亲生还无望,决定把父亲的角膜捐献出来,然而这一决定遇到了姑姑和舅舅的激烈反对,三个被指责不孝的女儿,最终因为不堪压力不得不放弃捐献。 按照工作流程和法律法规,器官捐献只需直系亲属签字同意就行,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旁系亲属的意见往往干扰很大,人是生活在一个族群中,不可能剥离开来看。杨光明说。 对于杨光明而言,事情的不可预料、跑空、前功尽弃是常有的事,甚至已经进了手术室家属又反悔的事也时有发生。所以每到一个环节,我们都要进一步征求家属的捐献意愿,家属反悔的话,我们也只能尊重他们的意愿。 即便是最开明的家属,也会遇到内心的挣扎,捐献的意愿也会遭遇内心一次次的反复,有时候犹豫之间,捐献的良机就白白流失,协调员的心血也付诸东流。 然而,另一种更加棘手的情况,则是跟家属谈钱。有的家属开门见山就问能有多少钱,对于这些捐献者,杨光明并不敢报太多希望,甚至不敢接受。我们反复强调的是无偿自愿的原则,对于家庭经济困难的会有少量的救助,但不会很多,如果达不到他们的心理预期,会生出很多麻烦。杨光明说。 这开门谈钱虽然是极少数的案例,却暴露出协调员常遇到的一个困境:家庭困难的捐赠防撞胶条者,付出爱心,到底应该得到什么?到底应该由谁来帮助他们? 质疑和压力 你们干点好事吧! 这句话里的好事,是指器官捐献协调员的劝捐工作。器官捐献,生命永续,在协调员的眼里,是一件弘扬人道,彰显博爱,切切实实给病人带来福音的好事,然而,当有人对他们说:你们干点好事吧!这里的好事一词则表达了质疑甚至鄙夷的意味。 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一些医务工作者。在另一名专职器官捐献协调员董来东看来,器官捐献面临的种种阻碍,首先是来自社会的不认可,其次是来自家属的阻力,再就是医务人员的不理解。 在董来东看来,有些医务人员没有接触过这项工作,他们对器官移植的认识存在偏差,认为器官移植浪费了大量社会资源和经济资源,这些病人出院后对于社会的贡献与投入到他们身上的花费并不成比例,从而不认可器官捐献这项工作。基于这种情况,医务人员发现器官捐献的潜在人群,会不会提供给工作人员,对董来东而言,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这既蒸汽蒸饭车是社会问题,也是医务人员需要考虑的问题,有时候我们做这项工作久了,也会思考有没有必要这么快就推进这项事业的发展。董来东坦言。(见习姜瑞丽)
新乡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新乡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新乡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新乡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