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西部

2018-10-17 02:18:11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飞越西部

  出差已捌拾七天啦,想家,没有任何时候比此刻更归心似箭啦。早早的购买了乌鲁木齐---郑州的机票,8:15的航班,如果一切正常中午十一点既可到达郑州。早几天已购置了回家要买的东西,也给家中通了电话。回家,回家,此刻的心情早已飞回三千公里以外的郑州。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折腾了一夜也没休息好,早上四点多就起床收拾行李,洗漱完毕匆匆打车赶往地窝铺机场。

  天不作美,由于乌鲁木齐机场大雾弥漫间或零星的小雨,几乎所有的航班均不能出港,机场聚满了赶早航班欲奔赴各地的旅客,不能确定的天气、归心似箭的心情、电视屏幕滚动播出延期出港、到港的航班,广播喇叭不时播出安置当天不能出行的航班旅客进驻宾馆、安置滞留旅客的早餐、午餐的消息。平日井然有序的乌鲁木齐国际机场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与外界联系的动能,显得躁动与无序。抱怨声、责难声、与远方亲戚焦急的通话声不绝于耳。无奈、等待,只有等待老天开眼或许有乘行的可能,十点,天气依然阴沉;十二点,老天阴沉依旧;十四点,仍然不见老天开眼;十六点雨渐渐的变小,雾也渐渐的变少;十八点已有个别航班起飞。聚集机场焦急的人们仿佛被谁捏着脖子似的齐齐的把目光聚到屏幕前,同时好像竖着耳朵似的不放过广播里传出的任何信息,终于、终于在晚点11个小时后,十九点听到了我们的航班登机的消息。疲惫、兴奋复杂的心情洋溢在每个旅客的脸上,乘机飞行,平日简单不过的事情,今天变得如此奢望。喜形于色也许是我们此刻的心情写照。

  飞机缓缓滑行在布满雨水的跑道上,雾虽然能见度提高了不少,却依然笼罩在机场的周围。飞机滑行过U型跑道,速度陡然提升,旋即蓦地腾离地面直插云霄,玄窗外浓雾搽机而过,猛然间几缕阳光射进机舱,宣告飞机已穿越阴霾飞行在云层上面。透过玄窗俯瞰满眼是白茫茫翻腾的云层,久违的阳光洒在白如棉絮的云层上折射出七色的光芒,云蒸霞蔚,恍若仙界。天山山峰仿佛一匹匹散养的骆驼驼峰或隐或现在飘荡的云海中间。来不及感叹,飞机已越过云区,飞越到东疆上空,扑入视野的是黄中带绿的锦绣:黄的,是亘古未变的沙漠、戈壁及点缀期间大小不同的沙丘,几百万年前由伟大的自然力所堆积成功的地球的外壳,风蚀雨剥渐次显现波浪状;绿的呢,是人类劳动力战胜自然的成果,是沙漠绿洲。片片绿洲、湖泊掩映在浩瀚的沙漠中如同金色的绸缎上点缀的翡翠、珍珠,给人以视觉的冲击、心灵的震撼。这时你会真心佩服昔人所造的两个字“沙浪”,若不是妙手偶得,便确是经过锤炼的语言的精华。我贪婪的欣赏着极目所至的美景,直至它消失在夕阳的余晖里……夜幕下的兰州,华灯初上,灯火阑珊,仿佛一帘缀满珍珠的彩挂,镶嵌在黑缎般的河西走廊上,自西向东绵延几十里,在夜幕下璀璨闪耀;古城西安则灯随路转,宛如尺子比划似的呈现出或横、或竖的笔直轮廓,彰显着古都独有的夜色风貌。晚上十一点,飞机抵临郑州上空,随着飞行高度的降低,给了我空中近距离欣赏郑州夜色的机会:横贯东西、南北的国道千红万紫,流光溢彩,宛如游龙;浓浓夜色中,繁华街区,万家灯火,层见叠出,构成一片高低井然、错落有致、曲直相映、远近互衬的灯的海洋;车辆流光,穿梭于茫茫灯海之中,且依稀飞起喇叭、汽笛、欢笑、笙歌之声,给夜色郑州平添无限动感与生机。“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仰首远眺满天繁星似人间灯火,俯首下瞰遍地华灯若天河群星,上下浑然一体,五彩交相辉映,俯仰顾盼,情境各异,如梦如幻,如诗如歌,堪足撩人耳目,动人心旌。

  飞机缓缓地降落在郑州机场,我久久的沉浸在旅途的兴奋和欢乐之中。以至于差点忘了在机场外面接我的亲人。这虽然是一次迟到的旅行,却也是我收获颇丰的一次旅行。在短短的四个小时的旅程中我飞越了中国西部四个省会城市的上空,雾霾笼罩的乌鲁木齐、夜色阑珊璀璨的兰州、灯火辉煌方方正正的古城西安、流光溢彩透着现代气息的郑州。经历着飞机穿越云层、霞光投进玄窗的那一刻心灵的洗涤,接受着大自然亘古杰作大漠戈壁风采的韬晦。虽然事隔多年却如同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这一幕会在以后漫漫的岁月中,永远泊在心海的高处……

  注:这次难忘的旅行是在1996年11月,当时郑州机场在市内。

喷雾加湿
丝杆升降机
昆明镀锌管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