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来源于百度百科idu

2018-11-05 09:22:07

数字阅读指的是阅读的数字化,主要有两层含义:一是阅读对象的数字化,也就是阅读的内容是以数字化的方式呈现的,如电子书、络小说、电子地图、数码照片、博客、页等等;二是阅读方式的数字化,就是阅读的载体、终端不是平面的纸张,而是带屏幕显示的电子仪器,如PC电脑、PDA、MP3、MP4、笔记本电脑、、阅读器等等。与传统的纸质出版物相比,数字化电子出版物具有存储量大、检索便捷、便于保存、成本低廉等优点。所以,数字化阅读日益受到各国年轻人的欢迎和追捧。

(来源于:百度百科 idu/view/m)

当数字碰到了盈利

是否阅读与个人的修养习惯紧密相关,阅读什么与个人的喜好需求紧密相关,由于人们的成长阅历兴趣等的不断变化,对于读者来说,阅读什么、是否阅读是变化不定的,而对于阅读本身而言,要面对的人群也是变化不定的,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都证明了一点——阅读是具有随意性的。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人们越来越没有固定的整块的时间去传统阅读(如:报纸、书籍),所以数字阅读必然会成为人们的。具有便捷、容量大、灵活多变、价格便宜等特点的数字阅读越来越流行,逐渐成为人们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是正是由于这些特点,数字阅读如何盈利,成为了一个难题。

目前为止,数字阅读的盈利模式无非是内容和广告。单靠内容,由于数字阅读的低成本,内容虽然可以成为盈利的支点之一,但让就存在着许多问题。数字阅读仍是基于互联技术与数码设备的发展而运行的,如果单单依仗e-book的内容来吸引读者,先不说读者对内容的需求程度及要求如何,就单说读者的数量(使用数字阅读的多为年轻人如学生白领等,而现在的年轻人对络的依托非常大,能够保证读书时间的人本来就少,更何况是数字阅读)也难以提供足够的点击阅读下载量来负责e-book的作者和阅读平台开发者的“工资”。所以,数字阅读引进广告是利益需求的必然结果。

当广告碰到了体验

对广告商而言,进入数字阅读是为其省下了广告受众调查的繁琐而庞大的工作量。由于数字阅读的客户本来就集中于几类人群,再加上内容的分类已将客户分割完成,广告商只需找到与自身匹配的用户群,在既定的受众中展开宣传即可。但对于数字阅读而言,引入广告必定对客户体验有所影响。客户选择数字阅读本就是因为其便捷、灵活多变的。在这种需求下,广告必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e-book长久以来营造出的接近完美的用户体验氛围。

用户本想在数字阅读中找到一个简单而通顺的可以让自己在零散而短暂的时间里难漫长的路。

为内容买单?

支付习惯的培养——迈出步非常的困难。面对充斥于络的免费盗版读物,让人们接受付费需要一个漫长的培养过程。在阅读点击下载量远远不能填满数字阅读本身的成本的时候,给内容提高价格对于数字阅读的开发者来说是个很不错的解决问题的选择。但消费者却分成了两大阵营。一部分读者认为,内容价格的提升不会影响他们对数字阅读的青睐,他们绝不会因为五块或者十块钱而错过一本好书。内容提价的同时还提高了这部分用户对数字阅读的黏性。另一部分读者则会因价格提高而减少对数字阅读的使用,这部分人又可分为两类,一类以学生读者为代表。对于没有经济来源依靠父母生活的学生而言,数字阅读从免费到收费必定对其有一定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将迫使他们减少对数字阅读的使用和疏离。另一类读者使用数字阅读是为了追随潮流,并不是没有时间阅读而采用简便的方式。如果数字阅读与传统阅读的价格差缩小,那个这部分人很可能在潮流初来时大量使用数字阅读,时间久了就减少使用量。他们喜欢的是新的事物而不是数字阅读本身。对于数字阅读的主导使用者——年轻人,这类使用者不在少数。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读者愿意为内容买单,那么,如何买单?因为数字阅读是基于络的,那么上支付无疑是的打算,但是在使用者中拥有银的人有多少,可以使用信用卡的人又多少?上支付不能覆盖所有用户。现在许多e-book出版商选择了移动话费支付,但也不是理想的方法。无论是上支付还是移动支付,都将扯进更多的利益相关者,过于复杂的关系对数字阅读的发展没有好处。随之而来的有一难题是——如何简化数字阅读的利益关系。

数字阅读背后的多方利益关系

如果是传统阅读的书籍,利益相关的人有作者、出版社、书店和读者,其中的利益关系也比较简单:作者联系出版社签约,出版社与书店联系合作,读者买书。而数字阅读涉及的利益相关人较多且关系也比较复杂。一本e-book的上架,和作者、读者、支付平台、阅读平台、移动公司、下载平台等都脱不了关系。利益关系的复杂性也决定了数字阅读运行操作的复杂性。不利于数字阅读的发展。

VS,还是合作?

(来源于:艾瑞esearch/bm//185141.s)

当《周刊》的印刷版终被摆上历史的陈列架,电子出版和传统出版这对老生常谈的关系又被搬到了大众媒体讨论的前台。两者究竟是非此即彼,还是能够以某种形式共生?在参与沙龙的阅读从业者看来,事情远非二元对立这样简单。

目前看来,数字出版不但不排斥纸质出版,反而能够帮助传统出版社避免很多风险。将一本书上市前的翻译质量、时间进度和市场反应提前进行监控和把握,而这些前端流程是传统出版业难以达成的。“先数字后纸质”的模式被许多专家认可。 “一些实体书往往是在数字出版领域畅销,再转入线下”,这样还能避开纸质书篇幅的限制,两三万字的电子读物亦可做成纸质版本。但他强调,此类选题需要提前策划,成功绝非偶然。

实际上,国内数字阅读的从业者无法拒绝与传统出版业的合作,“坦率地说,国家的书号、纸质版的印刷和发声渠道都在传统出版社手中,这是资源问题”,赵嘉敏说道。在公版书领域,双方的合作十分普遍,而其中也不乏成功案例,比如中信出版社与唐茶联合出版的《史蒂夫·乔布斯传》,以及交由多看操刀的《创业33条军规》。

即便很多出版社愿意和数字阅读出版方合作,但王毅觉得“这还不够”,因为一些出版社的想法不够开放和超前,还是会担心纸质书本身的销量等问题。另一个现实的掣肘,是传统出版社的数据保留水平较差,经常在授权后,难以提供有品质保障的电子版本。王毅说,“出版社给予的PDF中常出现乱码和错别字,有的出版社甚至找不到排版软件。”这些细节问题直接影响到数字出版的前端加工,增加了制作成本。

2006年开始创业,与传统出版社、杂志社、报社打了多年交道的梁公军则认为,“越是以积极、敏锐、开放的心态去合作的,产品本身的品质就更好,也能能够在大潮中生存下来。至于那种非常顽固的,没必要费力,他们中的大部分是会被淘汰的。”

酪朊酸钠批发
捕鱼游戏赢钱的
北京翻译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