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之我是最强 第二十六章 宪兵团 求助

2020-01-16 18:25:01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综漫之我是最强 第二十六章 宪兵团 求助

回到墙内的众人会面临怎样的未来,艾伦和我能否继续生存下去。谁都不知道,一时间整个调查兵团被蒙上了一层阴影。艾尔文和一众分队长刚回到本部的据点就开展着会议,连阿尔敏也在其中。

与此同时,被木分身送回墙内的亚妮刚从床上醒来,

“终于起来了?”与她同宿舍的女兵幸灾乐祸的说道。

“你的……那个睡相太可怕了,没敢叫醒你。抱歉啦,亚妮。”假惺惺的道歉道,她就是看不惯亚妮那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

“你最近太松懈了。”一名士兵教训道。

“怎~么~这么快就生气了,不是吧?真是冷淡的家伙啊。”女兵看着亚妮的脸继续说道。

“别烦她了,亚妮可是从那个托洛斯特地区来的,是这个支部唯一拥有实战经验的人。创伤还没能复原吧,才刚刚经历过地狱。”反倒是另一名士兵替亚妮辩解道。

“咦?是吗?你对她有意思啊。这种女生哪里好了?”女兵调转枪口问道。

“希琪,像你这样的蠢女人加入宪兵团的方法只有一个。”士兵也开口讥讽道。

“~你什么意思啊?我不明白。说清楚啊……”这就开始争吵了。

“别吵了,你们两个。”这个时候名叫马洛的士兵就会开口调停,几乎每天都是如此。

“嗒嗒嗒”一阵脚步声传来,所有的新兵立刻敬礼以示尊重长官。

“说过不用敬礼了啦。今天你们要做的工作和以往的杂务不同,所以才让你们在这里集合。”长官倒是一脸的胡渣,懒散的说道。

接着就是照本宣科,将收到的资料原封不动的传达下去,“是关于调查兵团被召回王都的事,他们今天要经过这个城镇的中央大道,护送任务是宪兵团本部的工作。所以我们只要负责他们通过这个城镇即可。在这段时间内允许在城镇内使用立体机动装置,和护送团并行,努力加强警备。另外,到警备开始的地点,将乘坐摆渡船,就这样。”

“可以问一个问题吗?”马洛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嗯?什么问题?”长官以为自己没说清楚。

“我们要保卫护送团免受谁的攻击啊?在这座城墙内,还没听说过有人反抗王权。虽然有些小犯罪,但想要以组织为单位造反的话。如若在墙外没有据点,实在很难想象。更何况,动机就不明确。”马洛倒是将自己心里所想全都抛了出来,看上去是很不错。

只是,那名长官像是找到接手烫手山芋的人选,赶紧将手中的资料硬塞到他手上,“哇,你挺认真的嘛。全交给你了,细节全都写在这上面了。”

“我们长官都很忙,你们就试着自己来解决吧。不过,可别搞砸了!”懒散的长官推开门,满含深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说道。

“久等了,继续吧。轮到谁了……”他所谓的繁忙就是赌博喝酒了,反正这些事情有新兵来解决。

离开办公室门口的等人聚在广场前,马洛恨恨的说道,“可恶,简直是胡闹。”

之前嘲讽亚妮的女兵希琪也深表同感的说道,“确实这个组织比想象的更加**呢!不过,正因为如此才选择了这里。但是,在新兵期间,几乎工作都推给了我们,真是的我以前不知道的说。”

“一群人渣,只会为自己考虑的人渣。”马洛握紧拳头骂道。

“哈?你说什么呢,马洛?从选择了宪兵团的那一刻起,你不也是同类了吗?”一名士兵反驳道。

马洛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说道,“才不是同类,我和你们这些人渣不一样。我是为了端正宪兵团风气而来这里的。”

“咦,真厉害啊!马洛。原来你是这种人啊~”希琪满眼笑意的说道。

“你想怎样端正?”士兵好奇的问道。

“只能往上爬呗。等我居于高位了,我就端正纪律。让那些干了非法勾当的家伙们得到应有的报应,再简单不过。我只是让他们变回普通人,仅此而已。恢复人原本应有的样子。”马洛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哈哈哈~天呐!你竟然是认真的。还以为你只是个无聊的家伙,抱歉啦~真是个远大的目标呢!”希琪捧着肚子趴在地上,夸张的大声笑着,边笑边拍着地砖。

“好好加油吧。”士兵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让现实给他来点教育了。

“很难说吧。要是体制内全被你这样的好人占据,那才真的完蛋了呢!”基本不说话的亚妮,破天荒的自己开口说道。

“什么啊!原来你能正常说话啊!”马洛意外的说道。

“我认为是正确的,因为你说的话是正确的,我认识像你这样的人。想要反抗时势的潮流,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我尊敬你们。虽然也许不过只是些笨蛋。”亚妮想起了以前艾伦毕业前大义凛然的演讲说道。

“那家伙只不过是笨蛋吧。别把我和他相提并论。扯太久了,出发吧。”马洛并不认可亚妮的话,挥了挥手带着众人往任务地点赶去。

“护送马车将于四十五分钟后通过外门,到达现场后先确认自己负责的岗位,知道了吗?”马洛看着手中的情报,对着身后的几名士兵说道。

“是是。”希琪敷衍的回答道。

走的好好的,马洛突然停下,希琪一下子撞了上去,“嘭!”“我说你……”

希琪看到马洛停下,侧过身看着前方说道,“那是什么?那不是我们的备用品吗?”

一名士兵接着说道,“大概是要运到内地吧。”

马洛看着前面两名老兵的行为好奇的看着,“即使如此,有商会介入还是很奇怪,究竟在做什么?”

“嗯?居然是在倒卖国家的配给品!”当他看到两名士兵接过商人递过来的钱袋,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喂喂,任务怎么办?”一名士兵看着马洛径直向前,开口问道。

“天呐!那家伙居然还真是玩真的。”希琪惊讶的说道,她以为只是当玩笑。

“算了,管他是幸运还是不幸,反正还有时间,就让我们好好看看笑话吧。”很多人都等着看好戏。

“接下来,去喝一杯吧。”拿到外快的老兵跟同伴提议道。

“怎么了,新兵?有事吗?”这时马洛走了过来,老兵开口问道

“私吞国家配给品,是犯罪!”马洛的声音到没有之前在同伴面前那么铿锵有力了,甚至不敢抬起头看着两名老兵。

“那又怎样?”老兵挑了挑眉回道。

“所谓国家配给品,就是,由人民的血税凑来的物品所以……”马洛依旧在试着让他们明白这之中的严重性,谁想话没说完。

“呵呵~哈哈哈~”老兵一番大笑直接打断了马洛的话。

“哎呀哎呀,作为新兵居然敢恐吓长官,我对你的将来很是期待啊~”收钱的老兵从钱袋里掏出一枚硬币,朝着马洛走了过去。

“去买个女人快活一下吧。”将钱币塞进了他的口袋里,笑着说道。

马洛一时间怒火中烧,一把抓住老兵的肩膀,大声喝道“站……站住!私吞国家配给品是……”“咕哇!”另一名老兵直接把枪托当成棍子狠狠的捣在他的肚子上。

“嘭!嘭!嘭!”这一刻,这些所谓的宪兵看上去跟流氓无异,不断的用枪托殴打着马洛。

“哈哈哈~我以忤逆长官罪逮捕你。”觉得差不多了之后,老兵将枪口对着马洛大声说道。

“开什么玩笑,那样无法无天……”马洛跪在地上捂着肚子,双眼瞪着老兵说道。

“是被允许的哦。在这里!”老兵的一句话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笑话。

“能就此收手吗?”反倒是亚妮一言不发的走过来,阻止了老兵继续殴打的行为。

“那个,抱歉啦。这个蠢货似乎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会好好教训他的。还是说……要把问题再闹大点呢?”希琪也赶过来打圆场,相比之下她显得更加的圆滑,指了指旁边围观的民众。

“嗯?下不为例。”老兵也不想闹大,毕竟他们做的事情圈内是心照不宣,但也确实触犯了法律,就此离开了。

“是!”希琪敬礼说道。

“那么,去喝一杯吧。”老兵继续和同伴说着去哪潇洒。

“好啊,工作得累了呢!”这个时候马洛看到了掉在地上的火枪,手颤颤巍巍的想要去抓火枪,但是害怕的心理使得他非常的矛盾。

“动手吧。不是说要让干了非法勾当的家伙得到应有的报应吗?我也是,可以奉陪。”亚妮的话倒像是压垮恐惧的心理的最后一根稻草。

“吃什么?”“那还用说。”两名老兵渐行渐远,马洛始终没有拿起火枪。

“可恶!”他还是放弃了。

“你认识的那个人,换做刚才提到的笨蛋,会动手吗?”马洛开口问道。

“可能吧。”亚妮没有直接回答。

“我也是……你所说的顺着时势随波逐流的人渣之一,是吧。”马洛开始恨自己懦弱,心里所想一旦放到现实生活中就变得脆弱无比。

“谁知道呢?不过,这不正是普通人吗?我只不过希望这样随波逐流的软弱的家伙,也被视为人而已。”亚妮面色平静的说道。

很快调查兵团的马车入城了,亚妮和其他人一样站在道路两旁负责监督守卫的职责。

直到她即将和其他士兵一起跟上马车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在巷子里小声喊了她,“亚妮!”

“嗨,看上去你完全融入了宪兵团呢?”亚妮小心走到巷中,看到的是浑身绿色雨衣的阿尔敏。

“阿尔敏……怎么了,这身打扮?”亚妮疑惑的问道。

“我装成运货的人用雨衣把立体机动装置隐藏起来了,看。”阿尔敏将雨衣掀开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亚妮问道。

“亚妮,能不能协助我们帮助艾伦逃跑?”阿尔敏小声的说道。

“逃跑?逃到哪儿?”亚妮好奇的问道。

“违反王令,在这城墙内,能逃到哪里。只是暂时躲一躲。我们并不是打算正面反抗王权,只不过形式上是调查兵团的小部分人的反抗行为。但借此争取时间,在此期间搜集能够推翻审议会势力的证据,一定能成功。”阿尔敏的话听起来没有一点信心和说服力。

“推翻审议会的证据?会有这么有利的东西吗?”亚妮当即就觉得诡异。

“抱歉,我不能说。不好意思,这件事太离谱。”阿尔敏略带歉意的说道。综漫之我是最强

“我不会说出去,你们自己加油吧。”亚妮打算转身离开。

阿尔敏却立刻低声下气的恳求道,“亚妮,求你了!这样下去,艾伦会被杀掉的。那些家伙对外面一无所知,只知道保全自己。却不知道,这样会导致人类走向灭亡。我知道这些话没有说服力,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只能赌一把了。当然,我们会尽量不给你添麻烦。但是,想要通过希娜之墙的盘查,无论如何都需要宪兵团的协助。我们,别无选择。”

“你觉得,我是那种乐于助人的好人吗?”亚妮瞥了阿尔敏一眼说道。

阿尔敏想了想说道,“好人……这个……我不太喜欢这个说法。因为那听上去,仿佛只是在称呼那些对自己有好处的人。我想没有人,是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所以,亚妮不肯帮我的话,亚妮对我来说就成了坏人了。”

“好吧,我答应你。”亚妮一反常态的接受了阿尔敏的求助,但她也小心的背过身戴上了一枚戒指,谁都没有注意到。

突然出现求助的同伴,本不应该多管闲事。但是,于心不忍还是决定助他们一臂之力。可对于他让人无法不怀疑的动机,以及自己的一些小心思多留个心眼总归是不会出错的。

而这一幕也印在我的眼中,全都在意料之中,但我也许能够偷天换日。

南阳医专第二附属医院
瓦房店市中心医院
郴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金华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潍坊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