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人鱼年华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43:12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那一年,我披上法衣变作游鱼去海底造访海灵的家。  海里一片雪白的细沙,株株柔曼的海草, 一带蜿蜒的海底山岭,一方坚硬的珊瑚石。我在石头后叫道,海灵,是我。  珊瑚石缓缓移开,露出一条通道,我游进去,不大会儿, 眼前豁然开朗,美轮美奂的庭院前,玉树琼花正是满树繁花,覆盖着晶光闪亮的屋宇,海灵和她的小女儿,牵着手,笑笑的游出来,热情的迎接我,她们的仆人,兴奋地吹奏着海螺, 响出热情的音乐欢迎我。我也很高兴,和这一对美丽的母女寒暄着, 随她们进了屋里,海鱼游来游去,送来种种美食,我一一品尝,不由心满意足。  海灵以为我只是单纯的探访,和我家长里短的寒暄,她的小女儿,海葵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双手托腮,这么小的年纪,就这般美丽,长大了,怕又是一个海里绝色。海灵问我,哥哥, 打算和我们呆多久?  我忙掩饰, 快别提了,陆地上政务繁忙,难得有空来看你们,可是,又惦记着上面的事情,哎呀,都说偷得浮生半日闲, 我是难得闲啊。所以,一会儿就要走。  海灵温柔的看着我说,哥哥, 你是很有能力的,曾经是海的王,现在又是人间的王。  我默然,心情宛如刀割。又坐了片刻, 我黯然告辞,临行,终于为难的说出此行的目的,海灵,可否将珍珠贝给我?  海灵倒是很爽快,一口答应,但要我答应一个条件, 就是,将万海画戟给她保管。  这有何难?那画戟已经没有了效力。我也满口同意,拿上珍珠贝,走之前, 又回看海灵母女, 一大一小,俩条人鱼,依偎在一起, 定定的目送着我,海灵的眼里有泪,海葵对我用力的挥着手。我掉头不顾,向着陆地游动,到了沙滩,我卧在沙上想休息片刻变作人,可是一双大手一把抓起我,而我在淬不及防间,竟然没有反抗的余地。我无力的在这双手上跳动,很快累的动不得,无力的喘着。  这双手的主人捧着我,进入一所低矮的茅屋。一个不停地咳嗽的老太,卧在床上,看到我,叫道,海儿,你惹下大祸了,快把他放了。  我抬眼看上去,原来这双大手的主人,是个青年男子,黑红的皮肤,憨厚的神态,听了老太的话, 他犹豫着说,奶奶,你一直病着, 这条海鱼好肥大,要是给你做了吃, 可以补养一下。  老太叹着气,急的连连说, 你问这大鱼,要是你放了他,会不会满足你的愿望?  我用力抬起头,连连点头,海儿的眼睛瞪得眼珠子差点掉地上。他犹豫着问, 你会满足我的愿望?  我又是一个劲儿的点头,他想了想,试探的问,可以给我一锭银钱吗?  我心里好笑,可是急于脱身,就说,多少也行。  海儿听到我说话, 吓得把我失手摔在地上。老太喘息着说,你还是求他饶了你吧。  落在地面, 我摇身一变,变作人形,海儿惊恐的看着我,一下子跪下来,失声叫道,王, 怎会是你?  我扶起他,和蔼的说,不要泄露这个秘密,我会让你一辈子温饱不愁,可是,一旦有人知道今天的事情, 你和那位老人,谁也活不成。  我的口气温和,可是 海儿的脸上满是惊恐,老太叹息着,说,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我们不说, 可是,难道没有别人知道?除非,有个好方法。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对了,这个老太说过让海儿放了我,还让海儿求饶, 难道她是个奇人?或许,会有什么好方法,在世人眼前掩盖我的秘密?  我和气的道, 老人家, 你说有什么好方法?  老太费力的咳了好一阵,惊得海儿不停地为她轻抚后背,叫道,奶奶。  老太道,摧毁珍珠贝, 和万海画戟,你就永远都是人形。  我淡然一笑, 谈何容易?我不愿意,我要这珍珠贝, 可以天天看到我的爱妻,是的,不属于我的爱妻。我为此付出了万海画戟给海灵, 我又怎会舍得摧毁珍珠贝?  老太咳着说,王,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试探着问,老人家, 你当年是做什么的?  老太的脸颊浮上一层病态的苍红,慢慢说, 我曾是海陆巫,通晓陆地海里的事情, 可是,老话说,天机不可泄露,我为了钱, 说的太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还想问些事情, 可是老人闭上眼睛, 不再开口,我只好转身走了出来。海儿跟出来,我温言说,你回去吧, 我不会怪罪你的。  他忸怩着说,王,你的赏赐啥时候到啦?我奶奶还等钱看病呢。  我哑然失笑,道,今晚。  说时我顺手摘下腰带上的金腰扣递给他,道,先把这个换成钱花吧。  海儿接过来,一看,挠挠头,说,这黄澄澄的好眼熟,我有一次在海里采珠,在哪个地方看见一艘大沉船,里面全是这个。  我兴奋地看着他,说道, 你带我去,我封你为官。  海儿憨厚的一笑,说,我不要做什么官啦,我只想多要赏赐,治好奶奶的病。  我连连颔首。国库吃紧,邻国又觊觎我国土,所需军费实在庞大, 我当然要找到财源。我催着海儿,他便瞒着奶奶,乘着小船,和我悄悄出海。到了他所说的海域, 我又变作鱼,游进海水里。果然,看到一艘庞大的沉船, 不知道是何年的物事,好像掩藏了不少的秘密。我顾不得许多, 赶忙游进破败的船舱。  里面空洞洞的,只有海水在寂寞的流动,根本见不到什么金子。我到处的找, 心里很是不高兴,正要游出去,看到一条人影轻盈的走进来,那人见了我,惊讶的叫道,王,你为何在这里?  我定住身形,认真的看过去, 这声音如此熟悉。我的心里一时间就如滚水开锅,一半时说不出话。是琉璃,真的是琉璃。  我向前游动,可是那苗条的人影反倒后退,琉璃, 为何躲着我?这一切不是梦吗?  我嘶声问道,视线已经模糊。  琉璃幽幽的叹息,王,这里是海魂舱啊,来到这里的人,会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但终究可望而不可即。  我痛苦的问,那你为何会出现这里?难道,折磨的我还不够吗?  琉璃和蔼的说,你天天深沉的思念,已经弥补了从前我在生时候你对我的冷淡。我说过,这里是海魂舱,会让你看到相思的人。  我又向她游过去,说道,回来,琉璃, 今生,我们都不会分离。  琉璃的影子只是后退,叹息着,说道,快离开吧, 王,时间久了,会对你不好的。  就像一缕青烟,琉璃立刻消失。我呆呆看着空洞的前方,为什么会是这样?  忽然一团黑影扑了过来,我定睛细看,是海霸鱼,奇怪, 他们为何出现这里,难道,是黑海怪发现我的行踪,派出他的这些个手下,来抓捕我?  我扭身就逃,速度比闪电还快。可是海霸鱼追的很紧,眼看就要追上,可是转瞬间, 他们又都化作灰尘消失在海水里。  怎么回事?就听一阵尖锐的笑声,一身黑衣的美貌男子,轻巧的走了进来,身旁的海水鼓起好看的泡沫。  哥哥, 又见面了。真好。黑海怪边说,边不停的拍着手。  我回首看着他,他的脸上一抹嘲讽的笑,就如多年以前,我们还是兄弟时候,相处的的惯了,他总会对我露出那抹熟悉又嘲讽的微笑。  我立时醒过神,黑海怪早在琉璃之前,就已经死去,死在我的万海画戟之下。我游不动了,呆呆的看着他,他一步步向我走来,笑道,哥哥,你很好,这几年,又在陆地连年发动战争,掠夺了不少土地吧?  我看着他走近我,可是他又停住,目光里有些忧伤,说,可是,你真的快乐吗?  我无语,快乐,随着岁月流走,早就成往日的记忆。黑海怪又笑了一声,道,如今你我已经是俩个世界的人,我不会把你怎样,可是,你也应该做一件事情,来弥补对我的过错吧。  我向后游着,巨大的不安笼罩在心头。黑海怪,人们都以为他是邪恶的化身,曾经,在海底世界,掀起一轮又一轮的战争,而我,人鱼族的海王,为了维护海底世界的秩序,不惜打破兄弟情,亲率领人鱼和海鱼大军,浩浩荡荡的进军远方的海域,向这个打小一起长大的昔日朋友发起进攻,并终用我家族的宝物,万海画戟,击杀了黑海怪。当时,海底世界, 万民叫好,所有的海国疆域,处处对我臣服,是的,我是那时的海之英雄,我持着万海画戟,傲立浪涛中, 海面的波涛温柔的铺展我的面前。  往事历历,可是,心里确实酸楚不已,我已经不再有任何朋友了。  小怪, 你要我怎么做?我哽咽着。  黑海怪忧伤的看着我,道, 哥哥,你以前派出手下冒充我的手下,到处搞破坏, 海底的居民以为一切恶行都是我所为,于是,我的国土,被你顺利的收归你的版图,可是你还是野心膨胀,到处进攻,连龙族亦臣服于你,而你还不甘心,妄想海陆称霸,因而得罪了龙神, 发出严厉的诅咒,要你遍身溃烂,除非离开海洋,或是变作弱小的游鱼,而非强大的人鱼,方能保住性命。你不得已,离开你的疆域,你的臣民, 可是,你去了陆地,依然好运,又做了人类城邦的王,而我的尸骨,依然散落在不知名的海底,你应该把我的尸骨收敛啊。  我犹豫,我现在哪里有这个能力?我已经不是海里的王,龙神咒我不可再为海民,我若在海里久了,就会没命,而以这条游鱼的形象,保不准,会被哪条大鱼吃掉啊。  黑海怪看出我的心思,发出一阵大笑, 笑声激荡的周围的海水鼓起气泡, 我一下子明白过来,黑海怪的幽灵,是来嘲笑我的。我放声怒叫,滚,快滚。  黑海怪的身影在得意的笑声中消失不见。我不知道为何,累的虚脱,靠着墙壁,大口的喘着气, 胸腔憋得就要爆炸。琉璃的身影忽的又出现,伸出手,我忙伸出我的手, 是一对鱼鳍要和她相握,可是,琉璃的手,虽然看的到,但是摸上去,是空的。我心里又是浓浓的酸楚。  琉璃叫道,我的王,快和我来吧。  她的身影在前方迅速的游动,我急忙跟了过去, 长长的水流扑面打来, 我几乎就要喘不过气,可是琉璃在前方殷殷的看着我,勇气大增,我紧跟着她。  终于游到船外, 面对广袤的海水, 琉璃的身体竟然是透明的。我惊呆了。琉璃温和的说, 王,回到岸上,好好保重,不要再多想了。  我叫着她,琉璃,不要走,哪怕你就是一个影子,可是一辈子在我身边,我也愿意。  从前,我曾和她说过,走开,你天天就像一个影子黏在我身边,要这样一辈子吗?  大颗的泪水流出我的眼眶。琉璃心疼的伸出手,为我擦泪,可是,她的手接触在我的脸上,是空空的感觉,琉璃呀。我后悔的心疼不已,忍不住轻声咳着。  琉璃叹道,回去吧, 快回去。我也要赶回幽灵的国度,否则,会受到责罚,失去这的形体。那时,只怕,王,你的珍珠贝,也叫不来我的魂魄。  我想说些什么,可是声音憋在心口, 眼看着她消失。我无力的等了良久,直到海儿赶来, 领着我上了他的小船。我恢复了人形,心灰意冷,一言不发。海儿小心的看着我,说,王,是我的奶奶让我领您来这里,说,要给您开窍。  我仰天狂笑,对了,我是要被开窍,我在这世上,没有朋友,没有爱人,的亲人,也难得一见,见了面,也不可多多相聚,难得,她不恨我。  我失神的看着海面,起伏的海水,就像当日海灵失落的心情。我知道啊, 她的爱人,黑海怪,死在我的手里,而我,为了利益需要,将她强嫁给她讨厌的老龙王, 换得龙族兵将,助我到处攻打海底不同的国度,换来我国土的扩大,只是, 到头来,龙神的诅咒害我失去一切, 无奈来到陆地,而海灵的老丈夫,新婚不久就老病而死。守寡的海灵,不久生下一个可爱的海葵,按照龙族的规矩, 守寡的王妃不可以再嫁,孤独的海灵就只有守着海葵生活。可是,海葵,终究会长大的,到时候, 她嫁人了,海灵怎么办?  往事历历,就像刀锋戳着我的心,流年仿佛在海面游走,我望着倒影海面的年华, 上面铺展我曾经的所为。我嘶吼着,不知道为了什么吼叫,心里实在难受。  海儿有些害怕,缩在船角不敢动,小船孤独无依靠的在海面漂着。我在那动荡的海面看到,过去的情景。我从海里到了岸上,变作人形, 还是一个俊伟的好男子,机智勇猛,我加入人类的军队,屡立战功,将海里的霸气都在陆地张扬。  我自乱军中,救了当年的老王,他就提拔我做了元帅,不久又将公主琉璃下嫁。我表面和琉璃恩爱, 暗里不满意她相貌平平,碍于老王, 我忍耐着。终于等到老王病逝,我顺利接替王位, 可是,对于成为王后的琉璃,我百般看不顺眼,处处挑剔,不久就有了废后的打算,还和不同的妖冶女人勾搭。  琉璃默默忍受,精心为我打理一切, 不停地写着日记。时光,于我,是快乐的每一天,于她,是无奈痛苦的煎熬。  直到,邻国的国王,派人来刺杀我,想在杀死我之后,夺我国土,可是,暗夜,是琉璃替我挡了那一刀,看着她的身体无力的躺倒我怀里, 一句话都没有,就这样离去,我真的惊呆了,琉璃呀,为什么会这样?  安葬了琉璃,我翻看她生前的日记,满满都是对我的爱意,而没有一丝不满和抱怨。我失声痛哭,想起来了,龙神曾还说过,要我尝尝痛失所爱又不可得的心情,因为我杀了黑海怪之后, 又对他倔强的家人说过,死了一个人,又能怎么样?  是的,又能怎么样,锥心之痛,不可说,一说,痛到呼吸一口,满身还是痛。  我是眼花了?目光在海面上盯着,海水里流淌着我过去的年华。倒影着我心酸的情绪。  海儿小心的叫我,王,你还好吗?  我大声叫道,龙神,我知道错了, 过去的,不可挽回, 可是,我怎样,打退敌国的来犯?敌强我弱!   龙神威严的声音在浩淼的海天深处响起,放弃你的。  我的?我哪里还有什么?我苦笑, 刹那间,我决定,不再求助谁,要率领我的军民, 努力保护我的国家, 浴血奋战。那一刻我站在船头,目光坚毅,心神稳定,我要对的起琉璃的国家,我要赎回从前的罪。  海儿大声说,王,我会报名参军!  我颔首,我不再想什么金子,我只要好好的保卫我的国。  是的,我的努力和勇气,获得了的胜利,全国军民士气高涨,一鼓作气打退了敌国的来犯,可是,我们也付出了血的代价。鲜血染红的国土,让我心痛,失去儿子和丈夫的女人们,让我心酸。我打定主意,好好建设我的国。我无须沉溺过去, 我要好好奋起。  我又变作游鱼回了海底, 将珍珠贝还给海灵, 她要把已经失去效力的万海画戟还给我,我拒绝,我要她不要再守在孤独的屋里,不要在乎龙族的旧规矩,有合适的爱人,可以再找。  临行,海葵高兴地和我拥抱,我不需要珍珠贝,和万海画戟, 我只要,踏实真诚的活着, 琉璃在我的心里,我用真情怀念她,我用愧疚和好好做人,怀念黑海怪,是的,我错过的年华, 不可追回, 我就过好,当下!  海儿和他的祖母静静相守,我偶尔还去看望他们,从前我的,权力财富名誉欲望,现在我的,是真诚,努力,善良!我放弃了旧日的,活好我的以后,哪怕,以后,还是满心的伤痛, 可是,我在,我就要带着怀念和悔痛,好好的生活下去! 共 564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到底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