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剑神 百二十六章、强收弟子

2019-10-13 02:24:52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不灭剑神 百二十六章、强收弟子

read336;

“主人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就在牧尘想着怎样解释的时候,门外传来的一道声音,只见又是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正是聂青鸿。

聂青鸿的手中依旧握着他的宝剑,牧尘微微感到诧异,自己的剑早已在昏迷的时候不知下落了,正是牧伊萱的那把剑,还好自己的绝尘剑和那把生锈的铁剑都储存在了储物戒指中,要不然也已是找不到了,但聂青鸿显然是在昏迷之时,手中依旧是紧握着剑,才没有遗失。能够做到此,足以看出聂青鸿对剑的执着与痴迷。

“你就是这里的主人?”

聂青鸿面无表情,似乎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没错!”

中年人笑眯眯的回答,大改刚才严肃的神色。

“这里是那里?你又是谁?”

聂青鸿再次问道。

“这里是吞天鲸的肚子中,而我是吞天鲸的主人!”

中年人有什么説什么道。

“什么?这里是那鲸鱼的肚子,怎么可能!”

不只是聂青鸿,牧尘也是大感震惊,只记得当时被鲸鱼吞了进去,真没想到这鲸鱼的腹中竟是别有洞天。

更想不到的是,这个玩世不恭的中年人正是那如山岳般大的鲸鱼的主人,根据牧尘估计,那鲸鱼起码也是七级甚至八级妖兽,实力足可媲美玄灵境后期的绝世强者,而这个中年人却是它的主人,他的修为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呢?

至少也是拥有无上力量的聚的存在吧!

“xiǎo辈,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

中年人一改对牧尘的严厉,微笑着对聂青鸿道。

“我不管你是谁,快放我们出去,若不然别管我的剑无情!”

聂青鸿仿佛天生就是与天齐高的性子,就算遇到在强大的武者,也是毫不畏惧。

“有意思,不知你的剑如何无情呢?”

中年人含笑的问道。

铮!

聂青鸿的长剑出鞘,一剑刺了过去。

“住手!”

牧尘大惊,这xiǎo子莫非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欲要阻止但还是晚了一步,聂青鸿的剑已是逼近了对方。

铛!

长剑抵在中年人的胸口之时,一道薄薄的光壁幻化而出,一股柔和的反弹力道,将聂青鸿震飞出去,摔出了门外。

“再来!”

聂青鸿仍不肯认输,刚要再上

,中年人摆了摆手道:“放你们走也不是不可以!”

“你想如何?”

聂青鸿问道。

“我就实话给你们説了吧!”

中年人将手背在身后,走到了两人的中间,説道:“其实将你们找来也是一时兴起,看你两人对剑道的天赋可算是上佳,别説你们xiǎoxiǎo的武神大陆了,就算在神武大陆,你两人的天赋也可以称得上翘楚了,因此收徒的念头就悠然升起了,你们也看出我的手段来了吧,若是成为我的弟子,将来你们的成就可想而知会达到什么可怕的程度,至少赶超我希望却也是很大的,但我曾经发过誓的,一生只收一个弟子,所以你们两人我只留一人,另一人就可以离开了!”

“前辈,我们两人可是没有説过要拜你为师吧,也没有强收弟子的道理啊!”

见这中年人的作风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牧尘大感头疼,説道。

“我自然没有强收弟子的意思,只是将你们其中一人留在身边三年,若是愿意拜我为师,我便倾心教授,若是不愿意的话,三年后就可以离开了!”

中年人露齿一笑,模样很是狡诈。

“你这和强收弟子又有什么区别呢?”

牧尘无语,不由得説道。

“好了,我也不给你俩xiǎo子罗嗦了,跟我走吧!”

中年人单手一抓,牧尘两人的身体便完全被束缚了,如同拎xiǎo鸡一般飘了起来。中年人身影一闪,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下一刻,中年人出现在了一个空荡的房间,房间中仅有一个方形擂台,牧尘两人的身子直接从半空中跌落,重重的摔在了擂台之上。

“哎呦!前辈你就不能轻一diǎn吗?”

牧尘很是不满,两人揉着摔疼的地方站了起来。

“废话少説,你俩决斗,胜者将成为我的关门弟子,败者我就送他出去!”

中年人一屁股坐在擂台前的一张椅子上説道。

“成不成为你的徒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与牧尘分出胜负!我们的战斗还没结束!继续吧!”

聂青鸿眼中再次燃烧起了战意,向牧尘説道。

“你xiǎo子不想着如何脱身,还想着打架,难道满脑子里只有战斗吗?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武痴!”

牧尘大是无奈,知道再给对方説什么也没有用,聂青鸿的战意已决,是任何言语都无法阻挡的,于是diǎn头道:“好!”

“追魂剑!”

聂青鸿长剑立即拔出,剑芒雪亮,速度快的匪夷所思,直刺对方的咽喉。

见对方説动手就动手,牧尘也早有准备,绝尘剑从储物戒指中摸出,握剑的手腕一抖,剑鞘‘铮’的一声弹了出去,将射来的剑芒击碎,继续撞向对方。

聂青鸿一个闪身躲过了飞驰而来的剑鞘,身影一闪逼近了牧尘,连刺了数十剑,剑芒骤如雨下,笼罩而去。

“浮光星云!”

牧尘也是连挥数剑,一片星云幻化而出,将这数十道剑芒尽数的弹开。

“幻影剑法!”

十道分身从聂青鸿的后背掠闪而出,一共十一个聂青鸿的身影从四边八方而上,各是斩出了一道璀璨夺目的剑光。

牧尘一个躲闪,从容的避过了三道剑芒,脚尖一diǎn,腾空的同时一剑斩破了两道剑芒,极其巧妙的躲过了包围圈,向后飞去。

“剑意!”

聂青鸿的十一道身影气息再次攀登,笼罩在身体上的淡淡光晕更加耀眼,其中一道身影向着牧尘逼近,一剑斩下。

牧尘横着手臂挥剑举过头dǐng,与聂青鸿的身影对在一起,只觉得身体一震,被一股大力推后七八步,每退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印记。

“剑意么,我也有!”

牧尘的气息也是瞬间变得锋芒毕露,整个人就如同一把刚刚出鞘的宝剑一般,但见那道身影再次攻来,挥剑一斩,直接将那道身影逼退了回去。

聂青鸿的十一道身影一起上前,手中各自射出了一道与腰同粗的剑芒,皆是蕴含着剑意,凌厉异常,势不可挡。

“繁星风暴!”

牧尘体内的归元气劲达到‘四转’,整个人被一把剑形的虚影所包裹,巨剑化作了diǎndiǎn滴滴的细xiǎo剑芒,铺天盖地一般的掠去。

噗噗噗噗噗……

万千剑气犹如狂风暴雨,直接将聂青鸿的十一道身影淹没在其中,将整个擂台都射的千疮百孔的,犹如骰子。

聂青鸿倒退了三十多米,身前被一个剑形的巨盾护着,冷哼道:“我修炼了神阁上层剑法二十余部,全部修炼到了大成,手段不是您能够比拟的,你有能耐我何?”

“贪多有时候未必是好事,我只用一种剑法却足以打败你!”

牧尘手持绝尘剑,徐徐説道。

“那你在接我一剑,雷象!”

聂青鸿言罢,跳动的雷电在长剑之上油然而生,旋即一剑射出,充满雷电的一剑,比之真正的闪电还要快,‘噼里啪啦’的暴刺而去。

“这是姐姐修炼的天象剑诀,没想到这货将天象剑诀也修炼到如此境界!斗转星芒!”

牧尘脸色微微惊讶,雷电剑气击在绝尘剑上后,却是立即折射向另一个方向,牧尘剑刃斜切而上,剑芒瞬间临近对方斩去。

成都治妇科病哪的医院好
广州严重精索静脉曲张医院
济南牛皮癣的治疗有效医院
上海哪家妇科妇科医院好
陕西中医妇科哪个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