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武神 第503章 打脸

2020-01-17 00:18:38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诛天武神 第503章 打脸

唐重楼的话十分过分,根本就是毫不掩饰的打脸。

“唐兄,我月家怎样,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若没什么事的话,还请便,我修为低下,需要立刻闭关!”

月有伦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便是连口气也重了许多,但是他却不敢对唐重楼怎么样,唐家,月家目前还惹不起。

“哎,月老弟,愚兄的话虽难听了些,但须知忠言逆耳啊,我这么说,可完全是为了你。”

唐重楼脸上也露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哼,原来唐兄是为我好,怎么我只听到了你在大肆讽刺?”

月有伦阴沉着脸,声音同样阴沉。

“月老弟,你看,如我刚才所说,月家空有三大家族之名,但却无相对应的实力,炖城但凡有点上进心的小家族莫不对月家虎视眈眈,妄图取而代之,而这些小家族,不乏一些可以抗衡月家的强横之辈。”

唐重楼说话是丝毫不顾及月家人的感受,居然将想灭月家的小家族说成“有上进心”,在月家说这种话,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打脸。

“小家族人才辈出,月家却名不副实,这样下去,月家危矣!月老弟,你我情同手足,我自然不忍见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此来,就是特意帮助你的。”

“这位,乃是我义弟,慕容龄,也具有浮生五重的实力,麾下更是人才济济,慕容家小辈,更是不乏惊才艳艳之人,慕容兄的大公子慕容含刀,年仅三十,却已经是浮生一重巅峰???”

说到这,唐重楼伸手一指自己身旁那阴鸠中年和青年,一脸得意之色。

“唐重楼,你今日来,到底想怎样?”

月有伦不待唐重楼说完就挥手打断了唐重楼,此刻的他没再像刚开始那样愤怒的恨不得杀了唐重楼,而是冷静了许多,唐重楼此行,绝对没安好心。

“月老弟,你修行到浮生五重境界,也是聪明之人,怎得今日蠢笨至此?只要你将三大家族之位让与我这义弟,不是从此高枕无忧,再也不用担心那些危机了?月老弟,你那是什么眼神?愚兄我可不会巧取豪夺,我义弟绝对会给予月家同等代价的报酬的!”

唐重楼哈哈一笑,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月家主,你放心,我不会亏待月家,绝对会让月家比三大家族的时候还要风光。”

慕容龄也紧随唐重楼开了口。

“不知你会付出何等代价?”09

月有伦两道目光冷冷打在慕容龄身上。

“我慕容家,每年会资助月家三万枚通灵丹,三万把下品人级武兵。”

慕容龄伸出三根手指头,一脸豪迈。

武兵等级划分和丹药等级一样,下品人级武兵乃是最垃圾的武兵,至于通灵丹,同样是下品人级丹药,慕容龄开的这条件,根本就是在打脸,还是啪啪作响那种。

“姓慕容的,我给你同样的条件,你把慕容家卖给我怎么样?!”

月有伦面色阴沉的可怕,一手指着慕容龄鼻子尖,冷声喝问道。

“哼,月家主,我带着诚意而来,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慕容龄脸上豪迈的笑容一点点收敛去,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片冰冷。

“月家都是一群废物,也只配用通灵丹,高级的丹药不是没有,只是你们不配。”

慕容龄身旁的慕容含刀一直抱着膀子冷笑,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什么?你说什么?!”

慕容含刀话音一落,月落乌啼就气得暴跳如雷,大步而出,一手指着慕容含刀,瞪眼质问道。

“我说,月、家、都、是、废、物!!听清了吗?”

慕容含刀就那么看着月落乌啼,一字一句,说的是清晰无比。

“慕容小儿,给我住口,你老子在我月家嚣张就罢了,你一黄口小儿,也这么没大没小,慕容家的人,都是这么没教养的吗?”

月有伦铁青着脸,大袖一拂,冷冷说道,他手掌在微微颤抖着,若不是他极力忍住,早向慕容含刀一掌轰过去了。

“哎,月老弟,别动怒嘛,我这贤侄心直口快不善说谎,想到什么说什么,你又何必和一个小辈计较,太过掉价,再说了,慕容贤侄话虽难听,但也不无道理???哎,月老弟,别瞪我,我没有侮辱月家的意思,我只是在给你提个醒,这炖城,可是有不少家族都这么想呢。”

唐重楼笑呵呵的说道,话说的同时他神识死死锁定月有伦,以防止月有伦忍不住愤怒对慕容含刀突然下杀手。

“月前辈,我慕容含刀就是这性格,有什么说什么,若是言语上有得罪,您是长辈,不要和我计较,而且,月前辈其实用不着动怒,我若是没看错的话,眼前这位,便是月家小辈第一人,月落乌啼,让他来打败我,岂不是更能说明月家实力?”

慕容含刀阴阴一笑,说话之时,还满是挑衅的瞥了月落乌啼一眼。

“慕容含刀,上来受死!”

此话一出,月落乌啼便是一声怒吼,一拍腰间乾坤袋,一把雪亮的三尖两刃枪出现嗖一下飞出来,他一把握住,一脸杀气的怒视慕容含刀。

“月落乌啼,千万要手下留情,莫要伤害了慕容贤侄啊。”

月有伦见状在一旁阴阳怪气的提醒道。

他在说到“手下留情”四个字的时候口气很重,明显的就是说反话,让月落乌啼下死手,慕容含刀如此猖狂,月有伦涵养再好也忍不住。

“我先说一句,既然是切磋,那就难免受伤,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要有这觉悟,不论小辈受了何等伤害,那也是技不如人,长辈不得有异议。”

看到月有伦同意,慕容龄嘴角勾出一抹有些残忍的笑来,缓缓说道。

“慕容龄,既然是切磋,那就应该是点到为止,万万不能伤了和气。”

月有伦强忍着怒气没有发作出来,只是他的眼神,却是不加掩饰的一片杀意。

这个慕容龄,分明是想借机伤害月落乌啼!

“月老弟,你这话我不爱听,切磋的话,那就要拿出全部实力,这才是对对手的尊重,可如果双方实力相差巨大,一方受伤是肯定的。不切磋便罢,既然切磋了,难道还要实力高的一方压着实力打,那还是什么切磋?”

唐重楼也笑眯眯的开了口,他好像看到月落乌啼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哀嚎的场景。

“家主,放心,会有人受伤,但一定不是我。”

月有伦还要张口,月落乌啼却是抬头,双眼血红的对他说道,慕容含刀欺人太甚,他早想在此将慕容含刀宰了,慕容龄如此要求,正合他意。

“好,那便依二位所言,双方拿出全部实力,奋力一战,不论结果如何,长辈不得有异议!”

盯着月落乌啼看了几息,月有伦不再犹豫,沉声说道。

砀山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永兴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专治癫痫病医院
酒泉牛皮癣治疗方法
无锡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