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玄皇 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剑丛中修五觉(第二更)

2019-09-26 04:10:56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武道玄皇 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剑丛中修五觉(第二更)

沈潮也看到了箱子,轻轻的拍了拍一个箱子,对铁大道:“都进去了?”

铁大diǎn了diǎn头道:“沈庄主,都进去了!”

沈潮仔细的查看了那个箱子,见外面都打造的十分严密,心里暗想:这神兵堂的木工倒也是不错!“嗯!铁堂主,打开!”

凌寒想起了沈潮在“风月阁”曾答应那闻姬舞,要考虑考虑,以为沈潮要改变主意,虽然凌寒心中觉得这一战似乎有些不妥,但并不知道师尊心里真实的想法。<-.

铁大默默的走到那个箱子前面,打开了箱子上的锁,一用力,掀起了那箱子的盖子。

沈潮朝着箱子里面一看,只见那箱子里面都是明晃晃的刀剑,摆放的整整齐齐,丝毫察觉不到那箱子里有什么机关。

沈潮diǎn了diǎn头道:“关上吧!”

“啪”的一声,铁大盖上了那个箱子道:“+萬+书+吧+wanshuba.沈庄主,廖城主他们都在等你们!”

“寒儿,你也进去吧!明日一战,事关风铃岛的安危!就靠你们了!”沈潮道。

“师尊?闻先生……”凌寒问道。

“成大事,怎么能因为女流而废?何况我们面对的,都是些吃人的恶魔!”沈潮坚决的道。

“今日那鹿岛主……”凌寒又问道。

“寒儿,今日那鹿灵岛的贼人明显用的是示弱之计,表面示弱,实际上却是有恃无恐!所以,明日一战,我们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沈潮道。

凌寒想起了鹿巡海那软中带硬的态度,diǎn了diǎn头。

铁大拍了拍凌寒的肩膀道:“兄弟,保重!”説罢将一旁的一个箱子的侧面打开,露出了箱子底下空空的夹层。

凌寒朝着铁大看了一眼,不知为什么,再见铁大的时候,总是感觉铁大的脸上笼罩了一层黑气。

凌寒蜷缩着进了那个箱子底部,虽然并不宽敞,但刚好将自己容下。凌寒忽然想起其余十九个人,体型都没有天宝一般强壮的,看来,这奇袭的人选,也是经过特别的安排。

铁大递给了凌寒一个小包,道:“兄弟,里面有干粮,还有水!够你一日之用!”

凌寒低声道:“谢谢铁兄!”

铁大道:“待剿灭了这帮贼人,铁大为你庆功!”

凌寒微微diǎn了diǎn头。

“寒儿,要注意安全!见机行事!还有一条,对待敌人,千万不能心慈手软!”沈潮不放心的叮嘱道。

“徒儿谨记!”凌寒道。

那木箱的侧门缓缓的关上,箱子里面变得一片漆黑。只有一个小孔,微微偷进些光亮,看来这是为了让里面的人窥探外面所用。

沈潮铁大二人脚步匆匆而去,只剩下凌寒,忽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孤独。

箱子里面松木的清香气味更加的浓烈,凌寒用力的嗅了一下,不禁回想起自己与任师父凌长野在白山上修炼的情景。

那白山dǐng处也有一片松林,金黄透明的松油挂在松枝之上,一只蜜蜂刚好落在了那松油之下。晌午的阳光毒辣,那松油缓缓的流动,若不是仔细观看,根本察觉不到。

那蜜蜂依旧在那松树下的野花上采蜜,忙忙碌碌。“啪”的一声,凌寒的屁股上顿时一痛,低头一看,原来是一颗松子。

“啊!”凌长野打了个哈欠,抻了个懒腰,高声道:“懒东西,还不快去打坐!”

凌寒只好回到那个圈中。而那只蜜蜂听到这喊声,震动着双翅,“嗡嗡”的飞走了。

而那滴松油依旧挂在那松枝之上。

凌寒闭上了眼睛

武道玄皇  第三百六十八章 刀剑丛中修五觉(第二更)

,只听米粒儿在耳边道:“越是宁静之时,越是修炼触感五觉的机会!”

凌寒一惊,低声道:“你怎么跟来了?”

米粒儿并不现身,道:“我现在已经粘在你的身上了!想赶走我,没那么容易!”

空间狭小,但凌寒依旧朝着自己的胸口摸去。

“别找了,明天你就能看到我了!”米粒儿道。

凌寒心中着急道:“你跟着我干什么,明天将会有一场恶战!我怕会伤到你!”

米粒儿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别人看不到我的!还是调节呼吸,体会你所感知的一切吧!”

凌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能做的动作也不是很多,摇头却是其中之一。

凌寒听从米粒儿的建议,闭上了眼睛,仔细的感知着周遭的一切。

视力能及,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凌寒又睁开了眼睛,已经适应了这箱子里的黑暗,竟看清了眼前松木板材的纹理,便如手心的掌纹一般,弯曲的,竖直的,一条条,蜿蜒置底。还有几个圆形的节疤分布在各处,颜色略深一些,除了这些,还能看到什么呢?

凌寒的耳畔除了自己微弱的呼吸声,再听不到其他的声音。凌寒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屏住呼吸。

“不要屏住呼吸,而是要将你的呼吸融入自然,这样才能感知更多的声音,要用心去感知!”米粒儿用了传音之法。

凌寒听罢,便将呼吸调的均匀,将心再次静下。

果然,凌寒听到了其他的声音。首先是外面的夜风之声,吹拂着树枝,发出了“哗哗”的响声,渐渐地,树下那虫鸣之声也传人了耳畔。

凌寒努力感知着,忽然,凌寒竟听到了一阵“咚咚”有节奏的声音,定是旁边箱子里面同门的心跳声。凌寒顿时感觉有些奇妙,便集中精神,开始追寻这同门的心跳。

“咚咚咚!”

“咚……咚……咚……”

“噗咚……噗咚……”

渐渐的,凌寒感觉到了众多同门的存在,他们距离自己并不远,刚一进木箱的孤独感,消失的无影无踪,凌寒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与同门一起,铲平邪恶。

每个人的心跳节奏都是不一样的,而且那心跳的力度也是不一样的。凌寒仔细辨析着,记忆着,想着之后通过这些同门的心跳声识别他们。

“一个,两个……九个,十个!”凌寒在心里默念道。已经听到十个人不同的心跳声。

半个时辰过去了。

“……十八,十九,二十!咦,这个心跳怎么这么有力,而自己却是刚刚发现?”凌寒心中纳闷。

“傻子,那是你自己的心跳!”米粒儿笑着道。

“我自己的,我应该听到啊!”凌寒不解的问。

“就因为是你自己的,你才应该听到,当你的心与外界融为一体的时候,你可以观察到外界,而你自身,就成了难了解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时候,人了解的也是不了解的,就是自己!”米粒儿道。

“这……”凌寒觉得米粒説的很有道理,又觉得有些难以理解,便牢牢记住,以便于日后消化。

凌寒听着自己的心跳,十分有力,想是自己突破了畅血之后,身体上起了根本性的变化。自己不再是那柔弱的少年,而是一个具有灵压的武道高手,尽管,自己才满十五岁。

凌寒又开始练习嗅觉,除了那松香的味道,凌寒还闻到了箱子里有些淡淡的碳灰的焦味。这种味道,只是若有若无,若是多了,会让人怀疑,即便不怀疑箱子还有玄机,至少怀疑那打造兵刃的弟子没有用心,不小心将那炭灰也带进了箱子里。

还有一种白面被烤的焦黄的香气,凌寒捏了捏铁大给的那个袋子,里面软硬相间,定是白面饼。凌寒晚上虽然接连参加了两顿晚宴,顿在那风铃城的销金之地“风月阁”,第二顿在那风铃城的厨子家,但凌寒却没有吃饱,在那种场合,心里装着机密,却如何吃饱。此时在凌寒心中,这白面饼要比那“佛跳墙”美味许多。

凌寒“窸窸窣窣”的掰了一块白面饼放入口中,虽然干硬,但立刻被凌寒的口水包围,凌寒仔细的咀嚼,品尝着白面饼的味道,那味道由单纯的面香变为了甘甜。就如这生活一般,细细品味,才能甘之若饴,只是匆忙赶路,便会错怪身边简单也是美好的风景。

凌寒吃完一块面饼,开始用手指抚摸着身下的松木板,松木板被刨的十分平整,没有一丝的倒刺。那木板之上,到有一diǎn滞涩,想必是涂上了清油。

凌寒修炼完这触感,便沉沉睡去。

明日将会是怎样血雨腥风的一日!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到哪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在哪的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在哪儿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在哪个区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在哪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