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皇族 第7章 麻烦上门

2020-05-22 09:07:56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大唐皇族 第7章 麻烦上门

太守府后院会客室,向来是太守李渊招待宾客之室。

今天,却有三位不速之客到来。

见到踏入会客室两老一幼三位李氏族人,李渊面如土灰,没有好脸色。

“陇西太守好大的威风,如果不是我们手持太子谕令,你这小小太守还要将我们拒之门外,不尊老爱幼,你品德有亏,有何资格担任陇西太守。”

李龙率先发难,作为李渊长辈,李龙自持身份尊贵,即便是踏入这陇西太守府,也丝毫未曾将李渊放在眼中。

“大哥说得对,看来我们有必要向圣上启奏,撤掉你的陇西太守之位。小小太守,不懂尊老爱幼也就罢了,难道还不知道官场上的上下尊卑吗?为官多年,这些你都学到狗身上去了吗?”李豹的言语比李龙更加不堪入耳。

“你们当杨勇的走狗,觉得很值得骄傲吗?”李渊淡淡一句话,让李龙和李豹气的三尸神暴动,暴跳如雷。

“哼,早就知道你李渊很蛮横,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你不也是杨坚一条狗吗,竟然有胆担任陇西太守,背叛李氏。”

就在此刻,眼见父亲跟大伯受辱,李豹之子李元豹自然要替父出头。

“你们才是狗,你们全家都是狗!”

就在此刻,刚刚路过会客室的李家四兄妹,听见有人竟然对父亲出言不逊,李玄霸愤怒之下,直接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被一介小孩指着鼻子骂,李龙和李豹简直要气炸了肺。

“李渊,这就是你的家教?”李龙怒不可遏,指着李玄霸,厉声指责。

“我李渊如何叫子,轮不到你管。”李渊见李龙如此恶劣指责李玄霸,一介老好人脾气的李渊也忍不住发怒。

老虎不发威,真以为病猫。

李家四兄妹踏入会客室,李玄霸对眼前李龙、李豹还有李豹之子李元豹丝毫没有印象,但见到大哥和二哥表情不悦,李玄霸就知道,大哥建成和二哥世民可能知道些什么。

就在此刻,李建成小声在李玄霸旁边耳语:“三弟,那个穿灰袍叫做李龙,长鹰钩鼻叫李豹。李豹旁边那个少年是他的儿子李元豹。李龙想要我们家的唐国公爵位,李豹想要夺走父亲的陇西太守。他们三个都是我们李家的大仇人,我恨死他们了。”

虽然李建成声音小,但此刻会客室是落针可闻,几个大人自然听的非常清楚。

面对幼童,李龙跟李豹自然不能出马,不过今天他们带来李元豹,按照辈分,李元豹跟李渊同辈,自然就是李玄霸之叔。

李元豹今年十六岁,不过看起来人高马大,跟他鹰钩鼻的父亲完全不一样,“李虎二叔这一脉如今衰落,唐国公自然应该由大伯担任。而陇西太守自古以来都是陇西李氏囊中之物。你们这庶出旁支有何资格。”李元豹倨傲无比,态度高高在上。

面对李元豹,李渊根本视之如草芥,直接不搭理,于是李元豹说完,发现谁也没有搭理他,气氛顿时陷入尴尬。

“李渊,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就能躲过去。实话告诉你,马上就是元日祭祀。今天我代表陇西李氏正式告诉你,你如果再不参加李氏的元日族祭,那你就会被逐出陇西李氏。”李龙阴冷说道,充满无比得意之色。

洞玄灵界自古以来都会在元日这一天,祭祀先祖,这是每一个世家豪门新的一年最隆重的盛典。

以往李渊都没有参加陇西李氏的元日族祭,因为李渊这一支几乎是半独立。

但如今陇西李氏这样苦苦相逼,李渊心中自然阴翳无比。

“你还不知道吧,大哥已经升任左武卫将军,我如今也同样是右武卫将军,论品阶,我们都比这所谓的陇西太守高出一等,识相的话,乖乖交出唐国公爵位和太守之位,否则的话,休怪我们无情。”李豹冷冷威胁。

“你们果然是做了杨勇的狗,才能得以升任左右武卫将军。杨勇识人不明,枉为太子。杨坚将幽州交给他镇守,那是最大失策。想要唐国公爵位,你们休想。至于这陇西太守,还轮不到杨勇决定。”

李渊淡淡说道。

“你冥顽不明,既然这样的话,非要等你家破人亡之际,你才悔悟,我们走。”李龙见李渊如今还是这样固执,冷哼一声就离开。

他们离开之后,会客室气氛瞬间融洽起来。

“父亲,他们到底跟我们李家有何仇怨,非要这样苦苦相逼,还以家破人亡来威胁我们,他们是陇西李氏吗?”以前的李玄霸根本不知道这些,所以现在才发问。

“以前不告诉你们,是不想图惹担忧,但现在既然他们这样无情无义,那我们也不必仁慈。当年在陇西李氏,你们曾祖李虎也就是为父祖父,跟这李龙、李豹并称李氏外事堂三杰。因为你们曾祖李虎乃庶出,不属于李氏嫡系。所以在陇西李氏备受排挤,因为一件事情你们曾祖李虎怒然离开李氏,进入西魏,被宇文泰委任为八大柱国。”

“宇文泰之子篡西魏建立北周,所以你们曾祖李虎就成为实际上六柱国之首。而当今天子杨坚之父杨忠,都只是你们曾祖李虎手下的十二大将军之一。在北周之时,我们李家受封唐国公。隋朝篡北周,因为同属关陇集团,杨坚承认我们李家继承唐国公爵位。”

“现如今,不知为何自从一月前,太子杨勇多次以幽州总督身份干涉陇西郡的事务,如今更提拔李龙李豹,分明就是要对付我们一家。”

李渊将其中实情告知子女们,李玄霸当即就明白,这一切根子都出自太子杨勇身上。

而李龙跟李豹本就觊觎唐国公爵位和陇西太守之位,所以双方应该是一拍即合,狼狈为奸。

“父亲,那马上就要过新年,元日族祭,我们怎么办?”李建成颇显成熟问道。出自大家族,十岁嫡子自然跟普通黎民不同。

“等你们祖母回来再说吧,你们祖母此前来信,明天就会带着元吉回来,到时候我们再商议。”李渊没有善做决定。

听闻四弟元吉要回来,李玄霸就想起小时候那个经常叼着奶嘴跟在自己后边如同跟屁虫的小孩。四弟元吉从小就只喜欢跟着自己,一口一口三哥,什么事情都要叫三哥。

晚上时分,就寝之后,窦氏躺在李渊怀中,显得忧心忡忡。

“相公,李家如今都这样低调,为何太子杨勇还不放过我们。李家如今顶梁柱就只有你一位陇西太守,又不像是独孤氏和元氏那样显赫,太子杨勇为何要这样赶尽杀绝?”

窦氏如此担忧,显然是怕此事影响她的子女们。如今玄霸大病痊愈,四子元吉又要回来,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始。

可就在这关口上,李龙和李豹晋升左右武卫将军。而且更是对唐国公爵位和太守之位虎视眈眈,窦氏一想到这里,自然为以后玄霸他们的前程感到忧虑。

“很明显,这一切危机都是来自太子杨勇。不过以前杨勇不这样做,杨勇从小就瞧不起我,但毕竟有姨母在,他以前都不敢这样过分。如今表现这样异常,肯定这其中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李渊仔细思量,一切根源都在杨勇身上,当务之急,是要打探清楚杨勇为何有这样的变化。

难道杨勇就不怕御史言官弹劾他吗?李渊可是深知,在朝中虽然杨勇为嫡长子,被立为太子。可晋王杨广却一直都没有放弃觊觎东宫的念头,而且杨广如今同样为一州总督,同样兼任驻兵扬州的两卫大将军。

可以说,杨勇比杨广的唯一优势,就是目前他顶着一个太子名号。

但这并不代表,杨勇的太子之位稳如泰山。

而且在李渊看来,杨勇有一点做的非常不好,就是过于倚重关陇集团。太子妃出自元氏,所以近些年来,在独孤氏可以低调下,元氏逐渐压外戚独孤氏一头,成为关陇贵族名义上的领袖。

杨坚凭借关陇世家才能篡北周,建立大隋。杨坚自然怕关陇世家再集体推翻大隋,所以这些年杨坚大力提拔山东士族来抗衡关陇集团。

但如今山东士族又有尾大不掉之势,为了朝堂政局平衡,杨坚又将目光看向南方士族。南方萧氏在南方士族心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晋王杨广又聪明去了萧氏嫡女为妃。

所以如今南方士族也逐渐抬头,朝堂之中,就形成关陇集团、山东士族、南方士族三足鼎立。

理清楚这些,李渊更加疑惑太子杨勇虽非圣贤太子,但至少应该得到杨坚耳提命面,知晓当今隋室力量构成,可他这样贸然对付李家,难道就不怕引起关陇世家集体反弹吗?

或许,这莫非是杨坚故意授意杨勇捏李家这软柿子,试探关陇世家反应?

李渊一想到这背后或许是出于杨坚授意,当即心神一正。杨勇自然不放在眼中,但杨坚可不同。能够篡北周而立大隋的开国帝王,杨坚城府自然不简单。

宝宝营养不良症状
梅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辽宁十佳妇科医院
商洛治疗白癫风医院
永州白癜风
乐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湖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