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萝莉法师的异界之旅 第十七章 再大声叫的话就继续吻你哦!

2020-01-16 20:22:24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某萝莉法师的异界之旅 第十七章 再大声叫的话就继续吻你哦!

睁开眼睛,莉娅清醒了过来。不,与其说是清醒,倒不如说是被惊醒的为恰当。

“风在。。。悲鸣。。。?”

站起身来,她发现自己身处在那座经常梦到的祭坛里。

“还是。。。梦。。。?”

一样的神殿,一样的大树,一样的祭坛和一样被藤蔓所覆盖的封印,毫疑问,依然是那个古怪的梦境。

同样的,也许是梦的关系,意识显得很朦胧。不过就算如此,女孩也能感受到——风正在哭泣。

而原因,便是曾经在梦里见过的,那个位于大树根部的封印。

藤蔓被破坏掉了一部分,封印正在松动,能够看到有黑色的,难以名状的东西从中蔓延了出来。

每当微风与那漆黑的不祥之物相撞时,都被毫不留情的撕裂,发出阵阵的哀鸣。

风。。。在哭。。。

这便是感受着这一切的女孩,心中唯一的想法。

突然,祭坛深处靠近封印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依然和以前一样,模模糊糊的,如同幽灵般让人看不真切。

人影缓缓地向前走着,渐渐靠近了那溢出了封印的不祥之物。

“停下来。。。不要过去。。。”

莉娅想要阻止对方,却发现自己不但不能动,甚至就连大声的说话也做不到。

“停下。。。”

话语力的和风一起消逝,莉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影继续向前。

然后。黑色的莫名之物中,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像是昆虫的肢节般的东西,狠狠的。。。刺了下去!

“不要!!!”

看着人影被刺穿,莉娅呼喊着。拼命的想要挪动身躯。结果。。。

“好痛!!!”

火辣辣的痛感打破了不祥的梦境,睁开眼睛,小萝莉看到的是被夜幕所笼罩的医务室。

“那个。。。莉娅你醒来了?”

突然,身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伊莎。。。贝拉。。。?”

听到公主的声音,小萝莉便挣扎着想要从床上坐起来,而结果,便是脑袋昏昏沉沉,身上下都传来了难以忍受的痛感。

“啊。不要动,安娜教授说了,你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好,勉强着乱动的话会再度裂开的。”

公主站起身来。把小萝莉按回了床上。

映着月光,躺在床上的莉娅和俯下身来看着她的伊莎贝拉,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了许久后。毕竟,这是昂长的冷战过后。两人第一次面对面的说话。

“那个。。。对不起。。。我。。。”

首先开口的是伊莎贝拉,蕾欧娜和盗贼兄妹之所以会离开,就是为了给两人独处的时间来和解关系。

不过公主大人的话还没说完。。。

“哼。”

小萝莉就鼓起脸颊,把头扭向了另一侧。

完了。果然闹别扭了。

看着把脸扭到一边故意不去看她的莉娅,伊莎贝拉囧囧的想到。

“那个。。。这是莉娅喜欢的烤布丁哦。还有甜甜的果汁。刚刚醒来肚子肯定饿了。”

拿起沃里夫赠与的秘密武器,伊莎贝拉来到了床的另一边看着莉娅说道。

“。。。。。。”

结果。小萝莉就这么一声不吭默默的盯着伊莎贝拉,让公主大人感到背后凉凉的。

“呃。。。还是说果然不舒服的时候要喝点热粥才对?”

看到秘密武器烤布丁不奏效,伊莎贝拉挥舞魔杖用魔法变出了冒着热气的粥。

“来,我喂你哦,啊~~~”

“哼。”

小吃货属性没点满的莉娅拒绝被食物所诱惑,鼓着腮帮子又把脑袋转到了另一侧。

看来别扭闹的很厉害呢。。。被视了那么久,现在又伤的这么重。。。

伊莎贝拉脸上浮现出了可奈何地苦笑,不过仔细想想,也算是自作自受。

但就算如此,果然还是讨厌这样。

看着一声不吭,完把自己当做不存在的莉娅,苦涩的感觉就弥漫在了心头。这就是当初自己对莉娅做过的事情吗?原来。。。被人视会是这么的难以忍受吗?看着闹别扭的莉娅,泪水渐渐从伊莎贝拉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公主大人踢掉鞋子,轻轻爬上了病床并趴在小萝莉的身上,用手脚支撑着身体,以身体压到身是伤的莉娅。

“呐。。。究竟怎样才能原谅我呢,拜托了,和我说说话,莉娅。。。呜呜。。。真的。。。真的不愿意在这样了。。。呐。。。对不起。。。莉娅。。。”

哭诉着,带着近乎乞求的语气,伊莎贝拉断断续续的说道。

滴答——滴答——

湿润而又略带咸味的液体滴落在了脸上。

转过头去,莉娅看到的是映着月光,哭得梨花带雨的公主大人。

眼睛肿的像核桃,声音也失去了往日的清脆,显得有些沙哑,一看就是差不多哭了一整天的样子。

面对这样的伊莎贝拉,莉娅那颗闹着别扭生着气的心,似乎渐渐融化了。

“八嘎。。。”

于是,哭泣着的伊莎贝拉身下,响起了若有若的声音。

“哎?”

泪光模糊的公主大人擦了擦眼睛,看到原本一直扭着头不理她的小萝莉,此时正直勾勾地盯着她,湿润的蓝眼睛里写满了委屈二字。

“伊莎贝拉是个八嘎。。。”

视伊莎贝拉的反应,莉娅继续的说着,如同自言自语一般。

“完不理人家。也不肯听人家解释。”

“对不起。”

“结果,被伊莎贝拉视着,就算研究魔法也开心不起来,和朋友聚会也开心不起来!”

“对不起!”

“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不在状态,魔法实验也失败了!!”

“对不起!!对不起!!”

“好痛啊!真的好痛啊!还以为要死掉了呢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月光下,小萝莉肆意的任性着,宣泄着心中的委屈和不满,另一边,公主大人每听莉娅说一句话,就道一次歉。两人都带着哭腔,声音也越来越大。就像是在竞赛着呐喊一般。

结果。。。

“我不是说吗!?不要刺激到病人!!!”

医务室的另一侧,一间供医师休息的小房子里,啪的一声,魔晶灯亮了起来。两人的声音终于大到吵醒了睡在那里的安娜教授。

糟了!

伊莎贝拉暗道不妙。要是再这样闹下去的话,自己恐怕铁定会被从医务室里拎出去。

“八嘎!八嘎!八嘎!不理人家的伊莎贝拉讨厌了!!!伊莎贝拉讨厌了!!!”

可是,此时的小萝莉却完没办法平静下来,病痛加上委屈,两者相辅相成。让小萝莉处在了一个娇蛮模式开,完不顾及任何人并大喊大叫着的状态。

想要捂住对方的嘴,但是此时的伊莎贝拉还维持着趴在莉娅身上的姿势,随便腾出一只手来的结果便是身体很可能失去平衡。然后压在伤势未愈身都是绷带的莉娅身上。

没有时间,完来不及多想。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奈之下的伊莎贝拉干脆俯下身,吻住了还在大叫着的小萝莉。

“呜!?呜呜呜。。。呜呜。。。”

一时间。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柔软温润的触感,莉娅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状态。

软绵绵双唇紧紧的贴着,甚至两枚小香舌也在不知所措中碰触到一起。

渐渐的,莉娅放松了下来,不再挣扎也不再大喊大叫。

两人的脸上都泛起了淡淡的,充满暧昧的红晕。

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伊莎贝拉才抬起身来,喘着气,威胁般的说道:“再。。。再大声叫的话,就。。。就继续吻你哦!”

“呜。。。”

被吻晕了的莉娅如同小猫般乖乖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安娜教授走了过来。

“我不是说过不要刺激病人吗?”

带着不满的语调,她如此说道。

“啊哈哈。。。那个,莉娅只是做恶梦了,恩,对!只是做恶梦了!”

尴尬的笑着,伊莎贝拉慌慌张张的想要掩饰过去。

“唉。。。”

虽然是一个蹩脚到不能再蹩脚的理由,但是看着两人面色潮红,而且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教授奈的叹了口气。

“总之别再闹了,莉娅小姐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处理不也可以吗?而且。。。从她身上下来,你这样胡闹,万一把伤口弄裂了怎么办?”

责备了一下公主大人后,这位教授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继续补充因为长时间治疗而消耗的精神力。

于是,一切又重归寂静。

“。。。。。。”

“。。。。。。”

两人互相凝视着。

“总。。。总之就原谅你好了。。。”

“那。。。那是当然的啦。我连初吻都牺牲出去了,还不被原谅的话,也太亏了?”

“什。。。什么啊,好像我的就不是初吻了一样。”

侧过头去,互相傲娇着。

“呼呼呼。。。”

“嘿嘿嘿。。。”

然后又傻傻的笑着。

“呐。。。不会。。。再不理我了?”

后,小萝莉弱弱的问到。

“恩,当然不会。”

公主大人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么。。。勾手指?”

“好呀。”

听到莉娅的话,伊莎贝拉把手伸到了小萝莉面前。

“啊呜。。。”

不过缠着着绷带的莉娅却论如何也法抬起胳膊。

“嘿咻~”

看到这种情况,伊莎贝拉干脆躺在了小萝莉的身边,把手伸过去,将自己的小指勾在了莉娅的小指上。

“我发誓,再也不会不理莉娅了。。。恩,再也不会了。。。啊咧。。。莉娅?”

公主大人如此的说着,却发现。。。

zzz

放下心来的小萝莉已经陷入了甜甜的梦乡中。

“晚安,我亲爱的小莉娅。”

温柔的磨蹭了一下小萝莉的脸庞,同样因为哭泣了一天而完累坏掉的伊莎贝拉就这样贴着莉娅沉沉的睡了过去。

章丘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兴山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甘肃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运城市治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