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洗衣获得薛蛮子和麦涛400万元天使投

2019-07-18 20:04:22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我要洗衣”获得薛蛮子和麦涛400万元天使投资

洗衣O2O平台“我要洗衣”宣布已完成400万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麦涛。“我要洗衣”创始人包俊杰称,我要洗衣要做洗衣行业的“淘宝”,目前业务仅覆盖上海,下一轮融资后将要将洗衣业务扩张到全国。

我要洗衣上线于2015年年初,是一家线上洗衣及干洗服务的O2O平台,用户可以通过公号下单,系统基于LBS定位就近派单,合作商家上门配送或用户自主到店取衣。

实际上,现阶段我要洗衣还未开通APP和PC站,上线也仅有3个月时间,为什么会获得薛蛮子和麦涛的投资,我们且来听听其投资人的说法。

薛蛮子看“我要洗衣”

近日,蛮子文摘统计了蛮子投资的四家O2O公司,包括社区O2O平台社区001、火锅外卖平台“挑食火锅送”、医疗O2O平台看病找谁以及洗衣O2O平台我要洗衣。

其中,薛蛮子这样描述我要洗衣:

1)我要洗衣是反向O2O思维,给商家提供免费营销方案、免费后台管理系统等,在O2O干洗行业属于淘宝发展模式;

2)整个上海地区我要洗衣已经签约合作近千家加盟店,很多加盟总部签的也都是协议,将同时开展全国多城市业务。

暴龙资本创始人麦涛看“我要洗衣”

麦涛曾发表文章称,其看中O2O项目有八大关键词:链接民生、盈利、高频、敲门、高值、客户导向、创新及团队。他认为,O2O项目需具备链接民生根本需求、高频高价能够尽早盈利形成良性的业务生态圈,同时可以进入用户家庭进行深入交流、维护客户关系以用户体验为导向,颠覆式创新根据业务及用户需求适时调整模式等各种元素。在此基础上,创始团队具备线上线下经验,尤其是线下经验。满足以上几点,便可算是不错的O2O项目。

项目创始人包俊杰看“我要洗衣”

“我要洗衣”创始人包俊杰告诉亿欧,目前,我要洗衣在上海已签订千家合作商,其每日订单量数千单,团队近40人,联合创始人共三位,分别有花旗银行的十余年市场运营、土豆技术、国际公司物流供应链管理的经验。

轻模式洗衣O2O平台两端的受众是干洗店和消费者,我要洗衣如何控制干洗店又如何吸引用户?

包俊杰称,我要洗衣目前的订单来自移动端系统、PC端系统、纸质记录三方面,而三者的比例为1:1:1。在与干洗店合作方面,包俊杰很有信心,其称,竞品与多家大型干洗连锁商家谈都很难谈成,因为市场上已有的洗衣O2O品牌多是与干洗店抽成,但我要洗衣则是给干洗店免费的管理软件、系统,同时干洗店给平台导流。订单到一定量时会获得我要洗衣补贴的衣服架及包装袋,而这些产品是广告的载体,干洗店周边产品商家可以与我要洗衣合作,并免费提供产品作为干洗店的补贴品,光明正大的把广告打到干洗店。对于我要洗衣,也顺理成章的完成了羊毛出在猪身上。

“我要洗衣”看众多竞品

目前全国有多家洗衣O2O平台,如搭建中央厨房的上海干洗客、24小时洗衣的上海泰笛洗衣、上门取件的北京e袋洗;另外还有很多企业,如96大洗啦、懒到家、洗刷吧、oes大象洗鞋馆、环城洗、爱洗、e洗、爱衣微洗衣、懒猫洗衣、泡泡洗衣等。其中知名的洗衣O2O公司基本都是自建工厂或自建物流的重模式平台。

重模式有明显的优劣势之分,优势是在服务及管理上可控,劣势是受人员、资金及地域限制发展速度受限。而我要洗衣属纯线上轻模式平台,反向O2O将干洗店用户导流到平台上也有明显的优势和劣势,分别是发展速度迅猛和服务质量不可控。

轻模式平台看未来

包俊杰告诉亿欧,其看重的是平台的后续发展,专注干洗店B端商家的合作渠道,甚至是干洗店的加盟商,未来有很大想象的空间,包括电商、广告、快递、大数据及嘿客类的实体店。

因为干洗店客人一般都属优质客源,未来用户在干洗店逗留时很容易注意到实体店内部的广告牌以及台面上的海报及二维码,甚至是站的入口,形成消费也非难事。

目前,我要洗衣为商家提供免费的后台、营销方案、客户管理系统,补贴衣架送包装袋。商家为打破时间与地域限制增加订单、管理客户资料等,愿意和轻模式平台合作签约。没有设备的商家也愿合作,前期把订单记在本上,后期由平台帮其录入系统,等合作到一定周期,我要洗衣欲提供iPad或电脑设备,而这些设备均出自供应商之手。

目前,可以电子接单的商家,可接到由平台分析其接单能力、时间等因素指派的订单,之后会有用户评价,商家可认证升级。

洗衣O2O市场现状

目前,洗衣O2O行业已算火爆,融资阶段分布天使、A轮、B轮。2014年7、8月,泰笛洗衣完成两轮融资,B轮融资是红杉资本千万美元投资;同年11月,e袋洗在获得腾讯天使投资后,又宣布获得Matrix经纬和SIG共两千万美元A轮的投资。互联巨头和知名投资机构均已注重该市场,并早早布局。

包俊杰称,在上海我要洗衣的日订单量已,等未来业务扩张到全国,其订单量将呈爆发趋势。目前, e袋洗业务覆盖6个城市。包俊杰告诉亿欧,现阶段我要洗衣主要以迅速扩张业务、提高订单量为主,至于服务质量不是不重视,是受模式及速度影响可能会被稍微忽略,不只我要洗衣,其他洗衣O2O平台在追求发展的过程中都会多多少少牺牲服务品质。

另外,笔者认为,我要洗衣未来在合作干洗店内部的想象空间不容太过乐观。原因是一般干洗店的内部空间并不富裕,用户停留时间不会过长,毕竟不是休闲的咖啡馆也不是空荡的嘿客,而且嘿客已经在做调整。现有的知名洗衣O2O平台一般上线于2013年,在时间和经验上都值得我要洗衣学习,在发展速度上,我要洗衣肯定会后发制人,但请一定不要以牺牲服务为代价追求速度,否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保定哪家医院专治牛皮癣
南京好的治癫痫医院
北京欧亚肿瘤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