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母亲的硬茧7z

2018-10-26 14:11:50

母亲的硬茧

茧,是老死的肉。那一块又一块老死的肉,必然联系着一颗又一颗新生的心。茧,劳动和时光的脸皮,在岁月的风中 木着。母亲手上的茧,即便是钢针抵达,也会弯曲,乃至折断。 母亲躺在病床上,护士手里捏着钢针,要在母亲的手指上刺血化验。针,扎在母亲的食指上,针弯曲了,但没有血;第二针,扎在母亲的中指上,针又弯曲了,还是看不见血;第三针,扎在母亲的拇指上,针断了,依然看不见血。 第四针、第五针,直到第十针,母亲的十个手指都扎过了,终究没有扎出血。母亲的血被那厚厚的茧盖住了。护士一脸困惑,自言自语,怪了,从未见过这么厚的,针都扎不进。那弯曲的、折断的钢针丢在地上,发出微弱的,但却清脆的声音。 护士让我把母亲的袖子撸到胳膊处,用针在母亲的肘弯处抽到了血。我知道母亲的血,留在皮肉的深处。 我握住母亲的手,母亲的手很粗糙,像沧桑的松树皮。母亲的指甲一点都不规整,有的凸起来,有的凹进去。指甲里全是黄泥,十个手指上全是硬茧,手掌上缠满了被泥土染黄的线和胶布。 母亲是在地里劳作时突然倒下的,以致她的整个身上沾满了泥土。母亲像一颗被艰辛和劳苦的蛀虫掏空了的大树,望上去虽然伟岸,但却很难经受风雨的侵蚀了。 她的脸是沧桑的的风光、疯长的植物,才能够与你对视,才能够与你交流。那些匆忙一生、忘记回头、空留遗恨的我们,面对你,只能独自哭泣。 【我要纠错】 :christine

退港物料
景融南湖里
防裂贴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