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实习生异乡生存战

2019-04-08 16:54:04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大学实习生异乡生存战

早前曾有预测称,2015年的应届毕业生预计将达到750万人,就业情势照旧严峻。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们,和普通务工者一样,具有从经济欠发达地区迁徙到大城市的源动力为了梦想,为了更好的发展机会,也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些应届毕业生,或在秋季招聘时信心满满地抢占先机,或在春季招聘时略显焦灼地等待召唤,还有的,则期待用实习期间的优良表现,为自己争取到成为正式员工的机会。

这也意味着还没有拿到毕业证书,还未正式走出校门,他们就要开始尝试融入社会,自己解决一系列的生存问题。对于那些为追梦来到异乡打拼的大学实习生来讲,找房、租房,如何尽快踏上实习单位的节奏,几近成了他们正式入职前的必修课。而这看似波澜不惊的几个月,极可能将就此改变一个年轻人的未来。

这些身在异乡的大学实习生,他们与其说是在为生存而战,不如说是在为梦想打拼。我们从中寻觅了4个颇具代表性的大学实习生,透过他们的奋斗、努力和艰辛,不难发现也许起点有高低,但对梦想的追求没有高低.

能从北京公交车的拥挤中感受到压力,还有活力

刘亚接到了一家电视台外包项目组的两通,他估摸着比较靠谱,便内心喜悦地拨通了妈妈的:妈,我要来北京实习了。

父母欣喜之余,和房东约定租下自己10平方米住处后面那间8平方米的屋子,每月房租350元。这里是朝阳区崔各庄乡黑桥村,东五环外的偏僻村落,北京东郊典型的城乡接合部,从村东走到村西也就10分钟。黑桥村的人口流动性很大,大量的农民工居住在此。

刘亚是四川大学广播电视学2011级的学生,寸头方脸,皮肤略黑,性格开朗。2014年6月24日,他拖着28寸的行李箱,踏上北上列车,箱子里装满夏秋冬3季的衣服这应该会是一场持久战。第二天中午,爸爸在北京西站迎接刘亚,妈妈在家准备了粥、青菜和肉,按我们的惯例,远途下来喝粥会比较爽。

刘亚的爸爸在北京做木工活儿,妈妈的工作则是打磨水泥墙。

刘亚说,在黑桥村里,人在北京的感觉并不强烈。接下来的几天,同住在黑桥村的老家亲戚大舅、小舅、姨妈、姑妈等,轮番为刘亚拂尘,这既是对小辈的关心,也是对家族里个大学生的重视。亲戚们同刘亚的父母一样,大约在10年前,被一场终究席卷到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镇龙镇万家村的外出务工潮裹挟到了北京。

刘亚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他办了每月60元的宽带。他住的村子里有公厕、公用的简易浴室和水房。

从2014年6月30日,刘亚正式接手工作。项目组正准备2014年的相约北京童心如歌全国青少年微电影艺术节。刘亚负责新媒体内容、图片视频处理、跟拍艺术节中的选手和家长等工作。工作地点在东四环四惠附近,他每天6点10分起床,倒两趟公交车,通勤时间将近两个小时,车上不挤的时候,他就看或电子书。

那段时间刘亚的妈妈恰好没工作。刘亚7点多到家,晚饭已经在等他了。有时父母周末上班,他就在家给父母做饭。

项目组加班的时候也很多,晚了,项目组会请大家吃吉野家招牌牛肉饭。艺术节前后,盒饭的味道多了一种选择招牌鸡肉饭。一生都记得那个味道。刘亚回想道。

北京闷热的夜里,屋内的小窗透不进一丝风,身旁的电风扇吱呀地叫唤,刘亚搬来一盆凉水放到床边吸热,但仍难以入眠,因而他索性把凉席铺到地上。

8月期间,BAT在2015秋季校园招聘格外引人注目,彼时的刘亚每天关注校园招聘信息,觉得拥有广播电视学的专业背景、知名媒体的实习经历,应当有望转型成为互联公司的新媒体运营,但是除了投简历和参加笔试,他没能更进一步。

直到2014年12月28日,刘亚才离开北京。9月至12月,他在一家名叫界面的财经站交通组当实习,除了每周二的选题讨论会,其余时间,他都在家采访当事人或是直接奔赴事件产生地点。其间,带他的老师曾透露过他有转正的机会,但12月底,当他决意回学校做毕业设计时,界面向他发出了离职通知。刘亚说:感觉老师对我不是太满意。我对交通组的选题感兴趣的不多。虽然开始到界面,人事处就问过大家有没有想转去其他组的,但我想交通组的老师把我招进来,我总不能1进来就跑了吧

如今,他正在学校积极地参加稍显冷清的春季校招,希望能在北京、广州或成都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刘亚说:你能从北京公交车的拥堵中感受到压力,同时也有活力。你身旁接触的都是有理想有斗志同时也很有才华的人,让人深受感染。另外还有非常多的机会。这些可以让你暂时疏忽北京拥挤的交通,污染的空气。

毕业以后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影视方面的

夏梦怡是3月11日晚上到的北京,当晚住在猫宿的胶囊公寓,100元一夜。我坏的打算是,如果实在租不到房的话,就在那里(猫宿)住一个月,而且不用买被子。

3月12日,夏梦怡只翻看了一个信息分类站,便相中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出租房。中介带她到了这间位于某垃圾场附近的居民楼里,单间房租加中介费共3000元,夏梦怡认为窗外飘来的垃圾气味还是可以忍耐的,便开始跟中介砍价,终究磨到了2300元,不料房东却在里表示不愿意将房子短租出去。于是又开始四周找房源,终在北京雍和宫附近的官厅胡同里,找到了梦怡如今的住处。从此,梦怡每天花10分钟就能步行到光线传媒。能以2300元的月租拿下小屋,再花500多元置办日常用品,她觉得很划算。我必须要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她租住的是一间10平方米的次卧,这个房间被紧密地嵌在一幢6层楼高的旧楼里,楼梯间里贴满了疏通下水管道和改装空调线路的牛皮癣。

梦怡的房间紧挨着卫生间,这套房里还住着一位女博士和另外两位女生。厨房有些破旧,但她已经尝试过给自己下了碗面条了。接受采访时,梦怡刚刚从片场回到住处,有些疲倦地侧坐在椅子上,招呼客人坐在她的床上,还递来了木糖醇、费列罗和猕猴桃。床上有一张席梦思床垫和一床被芯,床头挂着一溜花灯。3月15日北京停止供暖,她多垫了一个毯子,晚上穿两件衣服睡觉。

这不是她次来北京实习,但这一次,关乎毕业后的份工作,极有可能是她作为职业影视人的出发点。

夏梦怡大二开始接触纪录片,已陆续完成的《外国人在长沙》、《隐居中国》和《我的位》3部作品,在国内各大视频站均有播放,作品讲述了她眼中的外国朋友。《隐居中国》让她收获了包括巴黎青年国际电影节受观众欢迎奖在内的多个奖项,并被湖南当地多家媒体报道。

2014年11月,22岁的设计艺术学院学生夏梦怡身着黑色连衣裙来到电视节目《职来职往》的舞台,她说自己并非科班出身,想谋求一份月薪5000元的微电影导演工作,能力很高,姿态很低,她得到了光线传媒副总裁刘同的爆灯,刘同诚恳地说:由于你没有毕业,我们就只能是(提供给你)试用期的工资,每天100块;你毕业之后呢,我们可以给你一个定薪,比方说3500~4000元。终,她接受了光线传媒递来的橄榄枝。

笔者眼前的夏梦怡是一个染了一头黄色短发,穿黑T恤、黑皮靴、黑色紧身裤以及黑白相间毛衣外套的干练女生,身高不到1.60米,大学期间常常熬夜剪片遗留的黑眼圈和泡泡眼,掩藏不住黑眼珠子望向你的那分执着。她操着一口非常有港台范儿的普通话,性情则透着北方人大大咧咧的爽快劲儿。

3月13日,梦怡在光线传媒报导。刘同问过她想干什么,她回答是电影纪录片,刘同说那就是EPK啊。EPK包括针对电影的预告片、花絮、采访、纪录片等。因而3月14日下午,梦怡和来自纽约电影学院的实习生一起去了摄影棚,跟拍由光线传媒投资和制作的电影《左耳》的后期花絮。

梦怡和学影视的很多人一样,对纽约电影学院、北京电影学院有种本能的憧憬,我没有钱出国留学,所以我不会去想这些东西人还得现实一点。她本来打算去读北影的研修班,但一年学费得4万元,家人说:你还是慎重斟酌吧。

影视是一个烧钱的专业,而她的家庭并不富裕。她的父母在她5岁那年和村里很多人一起离开广州增城去了长沙,做小型汽修生意,随行带上了两个儿子。梦怡是一年后才次到长沙,由于她坚持不愿与家庭分离,父母才把她留了下来。

她上高一那年,由于户口原因回到增城。增城有很多学生的父母远在异乡打工,她在学校受到排挤,由于大家认为她是外地人。男同学经常打架、吸烟、上课跟老师拍桌子夏梦怡觉得,留守儿童在缺少安全感和爱的环境中长大,太容易变成那个模样。

夏梦怡说:你不能总跟家里人说我要甚么,我就跟家里断绝关系,你要斟酌家里的实际情况,我之前都不懂这些想做什么就做甚么。

当今,她手头还攥着某知名视频门户站、某知名电视媒体、某知名旅游节目的offer,而光线传媒也给了令她满意的实习待遇。

其实,毕业以后做甚么都可以啊,只要是影视方面的。夏梦怡自得其乐地说。

[1][2]

小孩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调理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调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