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狂人笔记众神推荐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07:57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写在前面的话】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精神病院一隅的垃圾堆里获得一本肮脏不堪的笔记本,初略翻看几页,觉得很有趣,于是,我擦干净,带回家。由于字迹潦草,看完它花了我一个多月时间。然后,我陷入了深思。可是,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出个结论来。我知道,我不是个精神病学家,一个人在瞎捉摸,不如把之整理出来,供精神病学者及其他有兴趣窥测人类精神奥秘的人们研究观摩之用。    我花了近半年来整理笔记本里的文字。说是整理,其实,我只是把笔记本里的文字辨认清楚输入电脑,并根据前后联系,断句分段,以便阅读。    我终于完成了这份艰巨的工作。只想为人类精神领域的探索做点点事。不知我的努力可否得到社会的承认,就要听读者朋友的意见了。    郑重申明,下面的文字,没有半个字是我本人的。    【001】  日子寂静幽深。  年近八十的老父亲日夜看守着我,老眼昏花的,时常流泪,又不想让我看见,可我偏偏什么都看见了。  老姐姐也时常的回来,见了我就哭,真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002】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  老父亲颤颤巍巍地端来饭菜,劝我吃。  老父亲颤颤巍巍地在木浴盆里备好了热水,逼迫我,按住我,给我洗澡。  我不要洗澡!我干净着呢!我光着身子,挣脱着就要往外逃。  老父亲面露凶相,拿出绳索,威胁要像杀猪一样地捆住我,我假装害怕了,不是洗澡吗?他们想干什么就让他们干什么吧,只是,他们越洗越脏,所以,我不愿意洗澡。  在我洗澡的时候,老姐姐总是进进出出的,也不知道她瞎忙些什么,我真为她害臊!  可是,她不害臊,眼睛红红的,肿肿的,不时用手去抹擦。  我知道,自己是个男人,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多大了。    【003】  昨晚,我做了个梦。可是,好像又不是梦。  父亲在家为我修了一座宫殿,坐落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山谷里,地基底下,埋藏着垒垒的白骨。  那天,我回来了,大发雷霆。  老父亲只是笑,只是笑!  来了好多好多送礼的官员,有乡里的、镇上的、县里的、市里的、还有省城里来的,可是,奇怪,这些人没有几个是我认识的。  他们送来了大把大把的钞票。大哥用箩筐挑着,上面盖了一层稻谷,说是去交公粮,实际上,是挑到镇上去存银行。  大哥傻乎乎的,老父亲怕有什么闪失,又叫了几个本家的兄弟陪着去。  这真是一支奇怪而荒唐的队伍,看起来怪怪的。前面有两个身强力壮的本家兄弟开路,大哥挑着担子走在中间,后面跟着两个精瘦精瘦的本家叔叔做后殿。他们沿着曲曲折折的山间小路,向镇子里进发。  他们全都穿着玄色的衣裤,天上没有太阳,没有星星和月亮,又不刮风下雨,可是,他们却穿着黑色的雨衣,那情形,像是一支出殡的队伍。  出殡的不是死人,而是一张张的成捆成捆地绑着,藏在一层薄薄的稻谷下面的两大箩筐的纸钱!  我大声吼叫着:有这么多钱有什么用?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  他们本来个个笑得似蜜,听我这么吼叫几声,全都面面相觑,沉默不语了。  第二天,他们还要大摆筵席。  我再也呆不下去了,我立马要走。  父亲先是笑眯眯地跟我说了许多,后来,又流着眼泪跟我说了许多,要我留在家里多住些日子,我不答应。  大哥,大嫂,还有两个侄子,也说了许多,我不理睬他们。  黄昏之前,我偷偷的溜走了。    【004】  走在山村的小道上,满目青山,夕阳无限。  一块块的青石板都认识我,哪处山坡上摘过野果,我还记得,有几处山溪,清澈甘甜,雨季时又激湍飞流,我都记得。  ……有一个纯真的少年,在清晨浓浓的晨雾中和黄昏沉沉的暮色里,在这条青石板的山路上,用脚步弹奏过人生美好的乐曲。四周的青山啊,你们可作证;山涧的清泉啊,你们曾伴奏过;路边的野花野果,你们曾听到过他的歌声;雨雪风霜啊,你们曾热情地为他布置过演出的道具……  今天,我回来了,你们对我怎么如此的冷漠啊!  泪水潸潸地流着,一直流个不停。  我突然怕父亲把我追了回去。转过身朝后看,泪眼朦胧之中,我看见,父亲站在宫殿旁的青山上,如一株垂死的老松树。  他的眼里也会含着泪吗?    【005】  家里来了两个妖精。  两个女妖精,一大一小。  我怕,转身想逃。  两个女妖突然扑上来,大的搂住我的头,小的抱住我的腿,痛哭不已。  我大叫:有妖精啊!我怕!有女妖精缠住了我啊!……救命啊……  他们谁也不来救我,还伙同那两个女妖精一块抽抽泣泣的假哭。  我要挣脱她们,我要逃跑。  我大哥在一旁掩着嘴,偷偷地傻笑着,边笑边说:漂亮的弟妹回来了啊……漂亮,侄女好美丽啊……  两个小侄子在堂屋里高兴得到处乱蹦,拿着两个女妖精送给他们的衣服鞋子和糖果,互相的炫耀和攀比着,然后,就争吵起来,接着,又相互打了起来。  我的老父亲走了过来,抱住我的肩,说:崽啊!是你城里的女人和女儿来看你来了!你怎么能连自己的老婆小孩都不认识了啊,崽啊!……  我老父亲说着说着,就老泪纵横,那混浊的眼泪溅到我的脸上和脖子里,那黑洞洞的没几颗牙齿的瘪嘴正对着我的鼻孔不停地喷出恶臭,我没法呼吸,就不停地挣扎着。  哼!全是骗子!全是骗子!  我老父亲也真不要脸,黄土埋到脖子上了,还要来骗人,骗的人还是自己的儿子,真不要脸!  我何尝有什么城里的妖精老婆和妖精女儿?  我开始装作很乖的样子,突然间,猛的一使劲,掀翻了他们,逃了出去。    【006】  屋子外面,阳光真灿烂。  啊,你这光明的太阳,你是那么的温暖,你是那么的明亮,我恍惚是几千年没有见到你了,今天,我终于又见到了你了!  我好开心啊!  我在小巷里飞啊飞!  好幽静美丽的小巷,青青的磨得光滑的石板路,斑驳的长满衰草的墙垣。  蓝天上有几朵的白云,白云在天上飘啊飘,我在村巷里飞啊飞,天上的白云飘得自由自在,我在小巷里飞得无遮无拦,人们见到我,纷纷让路,让我轻快地飞过……  看啊,燕子和蝴蝶都在跟着我飞呢。  可是,小燕子啊,你这黑黑的小燕子,你为什么要飞得比我快呢?你为什么要飞到我前头去呢?你在嘲笑我飞得比你慢吗?小燕子啊小燕子,我的前世原本是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昆鹏呢,只是如今堕落轮回在人间……这臭秽的尘世啊,我也不知道我为何能在这臭秽之间生活了这么多年。我要归去啊,我要归去!小燕子啊小燕子,你能飞到幽冥中去吗?你给我捎个信儿,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实在是难于忍受了,我一天也不想呆在这个世界了,你请他们快点带我回家吧……    【007】  前面的街口上,有一堆小屁股在唱歌,仔细听:……小僵尸蹲……小僵尸跳……小僵尸又蹲……  啊呀!这个世界上,怎么到处都是歌唱鬼的歌啊?啊啊!这是什么世道?青天白日之下,竟然高唱鬼的歌!  这些小屁股,好好的人唱的歌不唱,偏要唱鬼歌。  我记起来我是小屁股的时候唱的歌。我大声地唱,我要压过他们。  六月六,落大雪,苦嘞格兔子山上歇;  兔子还有一身毛,苦嘞格鲢鱼水上浮;  鲢鱼还有两只眼,苦嘞格螃蟹钻石眼;  螃蟹还有两块夹,苦嘞格瞎子走人间;  瞎子还有一根棍,苦嘞格驼子如何困;  驼子还有一张弯弯床,苦嘞格叫化子找婆娘……  那一堆小屁股突然止住不唱了,远远的跟在我的后面,大声的叫啊喊啊笑啊,快乐无比。  我很开心啊!他们不唱鬼歌了。  我在前面飞啊飞,他们跟在后面笑啊叫:……癫子癫!癫进不癫出!……  有小屁股们跟在我的后面,我快乐得手舞足蹈起来,又有许多人从黑乎乎窗户里往外看我,我更得意了,我继续唱:  别人笑我太疯癫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万里长城今犹在  谁见当年秦始皇  那群小屁股在背后叫得更欢了,有几个小屁股居然用石头扔我。  我飞啊飞,飞过一个拐角,突然躲在墙垛下。  几个调皮的小屁股手里握着石块冲了过来。  我猛的扑出去,逮住了一个,其它几个做鸟畜散了。  我一手捉住他,一手张开,恶狠狠的喊着:我掐死你!我掐死你!  那小兔崽子猛然在我手背上咬了一口,像泥鳅一样的溜走了,逃到远处,他脱下裤子,掏出小鸡鸡对我不停地做鬼脸。  这帮没教养的小兔崽仔,让我代你们的娘老子爷老子来教训教训你们吧。  我冲过去追,可他们早就一溜烟的逃得没影了。  哼!小兔崽子,下次逮住一定掐死你!  村巷时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鸡也不叫了,狗也不跑了,也不见生火做饭的炊烟,人影子一个不见不说,连鬼的影子也不见一个,这是怎么啦?  我知道,越是平静的地方,危险就越大,那是魔鬼在设圈套。在浅浅的河滩上,嘈杂的是快乐的浪花,而在沉静的深潭里,暗藏着致命的旋涡。  我也学学小屁股们,赶快的逃走吧!    【008】  我飞到了山坡上。  一片乱草荒冢,格外的岑静。  这是家族的墓地。我从一个一个先人的墓碑前走过,看见他们的亡灵穴居在坟墓里,有的尸体还完好如初,有的正在腐烂发臭,有的只剩一副如雪的白骨,有的骨头变黑发霉,有的已经全部化为泥土。  我一一从他们的面前走过,他们的灵魂都从潮湿的洞穴里欠起身来,和我说上几句。  好多的祖先我不认识,墓碑上的字已经湮灭不清,要他们自我介绍,才知道我该怎样称呼他们。  我认识我的奶奶,她还是生前那样的坏脾气。我连叫了好几声,她也不理我。,她实在烦我不过,躲又无处躲,就恶狠狠的对我说:我没有你这个好孙儿!  我爷爷忙来劝她,他只有二十四岁,而我奶奶是八十五岁。  我奶奶就操起东西来砸我爷爷:你这个死鬼!使我守了一辈子寡啊!你看我老了嘛!你就嫌弃老娘我了吧!你也帮着这些不孝子孙来欺负我啊!  说着说着,我奶奶就哭了。那哭声好吓人啊,可是,却没有眼泪掉下来。  我在旁边看了就笑,说:您老哭怎么跟别人不一样的?您老的哭是光打雷不下雨啊。  我奶奶一听就气得脸都绿了,眼睛伸出来有三尺来长,就像那螃蟹的眼睛一样。她随手抓起一块腐朽的棺材板,恶狠狠的要来打我。  我爷爷一把的抱住了她,说:宝淑妹妹呀,小孩子不懂事的,你就不要跟他计较……  我奶奶凶狠狠的喝道:滚蛋吧!去包你的二奶吧!他还小吗?都快四十的人了……我知道你们这一窝子,不分老的小的,生的死的,全想着法子来欺负我啊!  这时,我高祖父也闻讯来了,他七十八岁,由我高祖母搀扶着,她只有五十八岁。  我高祖父说:宝淑啊,别闹了。给晚辈看见多不好啊。  我奶奶马上就撒泼耍赖起来,嚎啕痛哭,在地上乱滚:你这两个老不死的!我当初只有十八岁啊!天见可怜啊!老不死的老鬼啊!硬是活活的不让我下堂啊!……  我高祖父对我祖父说:石吾啊,快扶你堂客起来呀,这,这,这像个什么样子嘛!  我祖父颤颤惊惊地弯下腰去扯我奶奶。  真是好笑!我祖父比我还年轻呢。  我奶奶飞起一脚,那可是从十九岁开始炼,炼了六十六年的绝门寡妇腿功啊!我祖父就立即飞到天边去了。  我祖父真可怜啊,回来的时候他不能飞了,得一步一步地爬回来,那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好遗憾啊,我又要有很长的时间见不到我祖父了。  我高祖父和高祖母只有默默地流泪,我看见他们的心脏裂了,碎了,他们就用手把它们捧住,强捏成一团,放回胸膛里;一会儿又裂了碎了,他们就反反复复地作着这个动作。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的心也要裂了,我的心也要碎了,可是,我没有高祖父和高祖母的本事,破了碎了的心,我是没法把之强捏在一块,再放回原处的。  我在高祖父和高祖母面前拜了三拜,就赶紧的溜了。    【009】  我的心痛得厉害。  我一阵乱飞,一下撞在一个女人的怀里,她劈头给我两记耳光,定睛一看,是我娘老子!  我不叫她!我恨她!她不配做娘老子!  在我娘老子死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这个事实。我娘老子死后,村里开追悼会,几个老教书先生轮流找我,要我回忆我娘老子对我的懿德嘉行,好在村子里树立个模范母亲的光辉典型,旁人认为她的俩个儿子考上了大学,做了国家干部,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可是,我想破了脑壳,也没想出点什么能感动得使我痛不欲生的东西。于是,从那时起,我恨她!  当然,我是她亲生的,是她养大的,我是她养的一条狗,或者是一条猪!一条狗一条猪对她还有些用,一条狗可守家看院,一条猪过年时杀了制成腊肉,可供家里慢慢的吃上一年,在她的心目中,我连一条猪一条狗都不如!  不过,在她生前,不记得为了什么事和她争了起来,我就恶狠狠地对她说过:你以为你生下了我,我就要对你感恩戴德吗?我没要你生下我来的!当初生我下来时,你立即把我扔进尿桶里淹死了多好!现在也不晚,你也可以一刀把我砍死!   共 94345 字 19 页 首页1234...19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的医院调查
昆明癫痫的医院
昆明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在哪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