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对于他人来说也许只是一段故事

2020-05-22 08:10:16 来源: 驻马店信息港

摘要:历史对于他人来说也许只是一段故事,对当事者来说却是一段亲历的体验与感伤,甚至是撕扯灵魂的创痛,把这种痛放在岁月的煎锅里熬炖、咀嚼,最终才明白,其中滋味不过是每个人心中固有的乡愁,这种乡愁其实是对母体的呼唤,对归去的朦胧切盼…… 历史对于他人来说也许只是一段故事,对当事者来说却是一段亲历的体验与感伤,甚至是撕扯灵魂的创痛,把这种痛放在岁月的煎锅里熬炖、咀嚼,最终才明白,其中滋味不过是每个人心中固有的乡愁,这种乡愁其实是对母体的呼唤,对归去的朦胧切盼……
——题记

引子

这几天不太忙,甚至有点闲,忙惯了的我一闲下来就觉得缺了点儿什么,浑身不自在。翻翻杂志吧,八卦太多;浏览浏览网页吧,广告太烦;找人解解闷吧,咱从来不爱聊天。百无聊赖之间,从书架上随便抽下一本书,一看《唐诗三百首》,就读读唐诗吧,至少没有坏处,于是便埋头诵读起来,渐入佳境。
“李总!好兴致啊!”一声清脆的女音入耳打断我的思路,抬头一看,是《中国妇女报》记者刘娟,老熟人。
“小刘,哪股风把你吹我这来了?你可是圈里有名的千里眼顺风耳,你又踅摸着我什么了?无事不登三宝殿,总没好事吧?”我合上书,站起来,倒一杯茶水端到这个无孔不入的名记面前。
“还真让你给说中了,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恐怕你又坐不住了!呵呵,陪咱走一遭吧!呵呵。”刘娟毫不客气,一进门就给我派差。
“那是自然,陪美女出行,谁不乐意,快说,要鄙人干啥?”一听有事干,我又来劲了,插书入书架,迫不及待地打探。
“陪我回趟你老家,乐意不?”刘娟一脸神秘。
“我老家?我老家与你们妇女报有啥相干?”刘娟又要耍笑人了,我可得防着她点。
“寻亲!陪我去寻亲”刘娟越说越玄乎。
“到我们老家寻亲?你有失踪的女儿?”我越发不信,干脆陪她打起了花腔。
“你还别满不在乎,我一向是‘没有大事不登门’”刘娟嘚了一句京腔,突然就问:“你们老家是不是有一座山叫陀罗山?”
“陀罗山?你是不是想去那里当尼姑,那里可只有和尚!阿弥陀佛,施主莫急!”我不禁有点好奇,我故乡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这家伙也知道,真可谓神通广大,做记者做到这个份上也就臻于成精了,呵呵!
“近日,有一位韩国老太来中国寻找自己的丈夫,她丈夫二战前期就来了中国,到现在一直没有回去。她偶然听人说自己的丈夫可能还活着,就找到中国来,并且央求我们报社帮忙,报社经过多方打听得知他丈夫可能就在你老家忻州陀罗山住着!”刘娟裹掖半天的话题终于探头了。
“有这事?我咋不知道?”
“千真万确,要不是关乎国际友人的事,我来侨联干什么?要不是关乎忻州的事,我来找你干嘛?我已经和你们部长打过招呼了,你就放心走吧!赶快收拾东西陪我去陀罗山,公务车在下面等着呢!”装了不到十分钟淑女,刘娟就露出她女强人的“凶恶”本性了,咱还能说啥呢,只能乖乖就范,跟她下楼。再说,向来爱探险猎奇的我也确实想知道这件事的本末。

一、
“咱们这次行程你是怎么安排的?”一上车,我就迫不及待地问刘娟。
“还怎么安排?直达忻州呗!”开了引擎,簇新的奥迪60听话地呼啸起来,刘娟熟练地旋转着方向盘直奔郊区而去。
“你不是寻亲么?寻亲得有信物呀,是人家韩国老太在找丈夫,人家才是当事人!不带韩国老太怎么成?”说着说着,我都有点着急了。
“看不出你还挺细心的,我也想带当事人,只是她都八十多岁了,这么长的路途,不合适吧,谁知道她丈夫还在不在人世了……”
“哦,也是,那有没有信物?”
“有,当然有的,在后座那个包里,等咱歇下了你再看!你想不想听一个故事!也可以说不是故事。”刘娟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副驾驶座上的我有点莫名奇妙,侧脸打量了她一下,见她脸色宁肃,眼里似乎还有泪花,不禁有点发怵,跟这样阴晴不定的女强人交往,可不是件轻松事。
“故事?什么故事?”我不太热心,似乎鼻子里还哼了一下,静等刘娟下文。
“你知道二战中,参加日本军队侵略中国的韩国人有多少吗?”刘娟突然转移了话题,没办法,女人就这样多变。
“韩国人不是二战受害者吗?他们自己的国土都被日本占领了还做日本人的帮凶?”
“哈!许多哈韩的中国人就是因为中韩都受过日本人的侵略,似乎和韩国有了共同的感情,但事实上的韩国 ……呵呵”
“事实上怎么样,别卖关子!”这下引起我的兴趣了,我赶紧坐起来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二战中,日本侵华陆军128万,东南亚56万。朝鲜人在日军中服役的就有42万,在中国有 5万……”
“这么多?肯定是被日本人强迫的吧!谁愿意给侵略自己祖国的敌人当炮灰?”
“NO!完全不是!韩国亡国五十年,既少有游击队的反抗,也没有大规模的暴动,95%的韩国人改了日本姓,说日本话,二十年代更是大量踊跃加入日本军队……19 7年至1945年日本实行积极鼓励朝鲜人移民东北的政策,就是因为朝鲜人已经完全成为日本人的忠实走狗啦!”
“这……这怎么可能!朝鲜不是在中日甲午战争中摆脱中朝的藩属地位,1910年被日本占领灭亡的吗?朝鲜人咋就愿意给日本人当炮灰?”我感到不可思议。
“怎么不可能? 日本在控制朝鲜以后,推行了一系列诸如‘皇民化运动’‘创氏改姓’等奴化朝鲜人的政策,朝鲜人中就有不少人被培植成日本的忠实臣民,自愿充当日本军人,充当日本人的炮灰!”
“啊!真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算什么?在南京大屠杀时有五支日军因为‘作战勇敢’受到日本国王的奖励,其中一支就是完全由三万朝鲜人组成的‘鲜人部队’,南京大屠杀一开始就是由朝鲜师团引起的,朝鲜人对百姓的杀戮更凶残,这些你可以上网查查。战后因为‘针对虐杀、虐待俘虏及一般市民的’通常的战争犯罪而作为‘原日本兵’受到审判、被定为乙级战犯有148名朝鲜人,其中2 人被处死刑。”
“韩国被日本占领了五十多年,不是二战后才复国的吗?韩国人咋这样呢?”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韩国人咋不能这样呢?据学者研究说,韩国人的历史观可以与日本并驾齐驱!日本投降后有不下十万计的朝鲜人以各种形式自杀!”
“按常理,国家自由,民族解放,人们应该欢欣鼓舞才对呀!”
“韩国人才不是这样的呢!你知道吗,抗美援朝战争中,南朝鲜最悍勇的将军、第二师师长白善烨就是侵华日军中在华北侥幸活命的朝鲜伪军中的一员,他逃回韩国后还写了一本书叫《死里逃生,中国华北》据说在朝鲜很畅销,所以是他最早判断出中国军队在朝鲜参战的。”
“哦,这就是你替韩国老太寻亲得来的见闻?这和韩国老太的寻亲有什么关系?和你给我讲得故事有啥关系?扯得太远了吧!莫非这韩国老太所寻的丈夫就是抗日战争时候的朝鲜伪军,被俘虏了,甲级战犯,没法回国?”我蓦然想起刘娟说要给我讲故事的。
“哈哈!你恰好说错了!这韩国老太的丈夫金泰煕恰恰不是日本军队中的朝鲜伪军,他恰恰就是不改日本姓,不说日本话的那5%的韩国人中的一个,可能还是咱八路军中的一员呢!”
“有这事?他是怎么来中国的,怎么参加八路军的?他为啥不回国?还要在忻州那么偏远的陀罗山住这么多年,直到现在?”我顿时疑虑重重,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问我,我问谁去?老实说,这次找你就是为了弄清这件事情真相!看你怎么帮这个忙吧,去你们老家可就全靠你了!”刘娟破天荒给了我一个恳切的笑容。
“帮忙是一定的,要不我回来干啥。你要讲的故事也与这事有关吧!”我若有所悟。
“当然!要不现在就讲给你听!”
“哦,你累了吧!前面200米处有个高速公路服务部,要不下车歇会儿,吃点饭,休息一下,你再给我讲!”
“也好!”

二、
汽车已进入山西境内,高速公路服务部就在太行山脚下。远处云山巍巍,近处人来车往。服务部环境优雅,亭台楼阁一应俱全;设施完备,加油、购物、洗手、饮水都十分便当。
一下车,一股山风扑面而来,清凉怡人,头脑“呼”一下就清醒了许多。刘娟直喊“爽!”——初夏的山西还没有袭人的热浪,从人满为患、空气浊臭、燥热难耐的京城来这满眼青绿的山沟沟里能不爽?
我去打了热水,买了点水果、小吃回来,刘娟已在不远处树荫下的一座凉亭里等我了。
“李总,这儿离你们忻州陀罗山还有多远?”刘娟边喝水便问。
“不到四小时车程了,前边不远就是雁门关,出了雁门关、过了代县、繁峙、原平,用不了半小时就到我们忻州了。”我剥开一个新鲜的脐橙递过去,自己端起水杯,坐到刘娟对面。
“哦,你老家离北京不远嘛!估计下午就到了,咱索性在这多坐一会儿吧!这儿空气多好!你听,鸟儿在叫呢!多好听!”
我抬头一看,凉亭边大树上,几只喜鹊在聒噪,刘娟可真是城里人,连喜鹊叫都这么稀奇,呵呵。
“李总,你去过韩国小渔村没有?”
“没有,我只去过首尔,还是参加商务会议才去的,只呆了三天,没顾上旅游,哪有时间去什么小渔村呢!你去过?”
“当然去过,咱们这次寻亲的女主人公世世代代就生活在小渔村里,当然,世代是渔民了。”
“哦!”
“咱们这个寻亲故事的女主人叫安凌子,1925年出生在韩国西海岸一个叫古场里的小岛上,男主人公金泰熙192 年出生在离古场里不远的荏子岛上,两家世交……”
“俩人都够长寿的!”
“别打岔!两家世交,金泰煕的爷爷金俊圣牙山海战中了日本人的炮,不治而亡,临终前警戒子孙后代宁死不作日本亡国奴,要求两家人战时北迁,必要时迁到中国。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以后,金泰熙的父亲金仁宇和安凌子的父亲安承朴就带领两家大小十几口沿着海岸线北迁,走走停停十几年,他们每到一个地方不到一年,日本人的黑手就伸过去了,总也摆脱不了日本人的压迫,金仁宇和安承朴一商量,就下定狠心撇了渔船带领全家人居住到汉拿山深处做了猎户。19 9年,两家人又迁到东北长白山脚下一个叫黑瞎子屯的村庄里才算安定下来。1941年,金仁宇被日本关东军抓去再没回来,后来才知道是被 01部队做了实验品。1942年,安承朴为金泰熙和安凌子完婚并带领全家加入金日成领导的朝鲜人民革命军……”
“哦,那金泰熙是怎么来到山西的?”我大惑不解,急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忍不住又插了一句。
“安承朴所在的小分队在一次与关东军的遭遇战中几乎全军覆没,安承朴也中流弹而死,十九岁的金泰熙和其他五六个队员就在山林里与日本人周旋,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几乎被饿死,后来与我东北义勇军的一支相遇获救而加入东北义勇军。”
“他们怎么就来山西了呢?说主题!别拉拉扯扯!”我更急了。
“李总,急什么,给我喝点水!194 冬年,金泰熙所在部队的连长接受特殊任务护送一位首长入关开会,金泰熙他们班化装跟到山西,具体怎么到你们忻州的,我就不大清楚了。”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情况的?是谁告诉你的?”对于刘娟获得信息的能力我早已领教过,由衷佩服,不由得就想发问。
“当然是金泰熙妻安凌子亲口告诉我的,她现在还在北京呢!只是快九十岁的人了,行动不便,我没带她来!”
“金泰熙因为抗日来中国这么多年,安凌子 是怎么过来的?”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哈哈!吃好喝好歇好了,时间不早了, 咱们该出发啦!这次,你来驾车,我小睡一会儿。”
“是!领导!请上车!”

三、
一上车,刘娟就睡着了。为了早点赶到忻州,我驾车以差不多九十迈的速度奔驰。初夏的大运路绿树成荫,意境开阔,道旁树在一阵阵怡人清风中忽忽后退,路墙上不时闪现山西各地别具特色的人文精致,五台佛地、雁门雄关、云冈大佛、芦芽叠翠等,几百公里的高速路简直就是一座文化长廊。山西政府为了打造文化、旅游强省真可谓不遗余力,这片大地的人民现在正沐浴在和平的太阳下幸福地生活着。一想到六十年前在这块土地上上演的血火历史、家国情恨,心上就不得平静。战争让本该在美丽的韩国海滨小渔村唱着渔歌撒网打鱼的一对年青夫妇颠沛流离了大半生,分离了六十多年,快要离开人世了都不能相聚!
不到下午四点,我们的车就到了忻州。
“这就是忻州?”我不知后座的刘娟啥时候睡醒的,一进忻州市就听见她惊讶地发问,她一向就爱惊惊咋咋。
“怎么?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太不一样了,这派头,啧啧!简直就是大都市!哪像个地级市!”
“2011年忻州市领导制定‘7451’工程,决心让忻州大变样,这已经是城建大干第三个年头了。现在全国不都是这个样子吗?这有什么稀奇的?你喜欢这样的大兴土木?”我不冷不热地跟刘娟搭讪。

共 202 1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很少认认真真逐字逐句看别人写的文章,当然不是好习惯。这是因为自己从小养成了一目十行的习惯,看书就是快。这篇长达2万字的小说,我是从头到尾逐字逐句拜读的。文章的内容非常感人,文章的立意也非常高,作者文笔老练,流畅自然,最难得用情至深,我这个老爷们也是读得热泪盈眶。深深为书中主人公所感动。作者用朴实无华的现实主义手法,为读者展示了一位平凡而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的光辉形象,也为我们展示了一曲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那是相隔万水千山,相距半个多世纪的爱情故事……感谢赐稿梧桐文苑,梧桐有你更精彩。【编辑:江南铁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6100020】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6- 0 17:21:44 谢谢主编,如此看重拙作,穷高自是感动;
2 楼 文友: 2014-06-05 16:46:42 高手就是高手,写出来的作品就是不一样,小说主题鲜明,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这样的作品应该是精品中的精品,欣赏了!
有知识才有高雅,有情感才有浪漫,有品味才有层次,有真诚才有朋友。友谊是快乐之源,是工作的动力,是健康的要素,是人生的无价之宝。愿穷高老师才思泉涌,快乐生活每一天!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6- 0 17:21:05 谢谢主编,如此看重拙作,穷高自是感动;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6- 0 17:25:14 发错了,不好意思老百先生。感谢老百先生的鼓励,只因出差才回来,晚到的谢意,敬请谅解;
 楼 文友: 2014-06-05 21:15:21 欣赏穷高老师又一力作,学习了,问好,远握!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  楼 文友: 2014-06- 0 17:26:09 感谢兴华社长的支持,我们共勉;
4 楼 文友: 2014-06-05 22:57:58 小说以独特的叙事方式为读者讲述了一个跌宕起浮的关于爱情的那份重于泰山的承诺的感人故事.小说故事情节性强,人物性格鲜明.其结尾的出人意料又合乎现实与艺术规律.拜读!问好穷高老师!期盼更多佳作!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6- 0 17:26:4 谢谢云香大师;
5 楼 文友: 2014-06-10 07: 6:26 祝贺穷高老师又喜摘精品,恭喜、恭喜。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6- 0 17:28:25 谢谢社长一路支持,穷高感恩图报。
6 楼 文友: 2014-06-10 09: 2:4 再次拜读精美的篇章,并送榜。
回复6 楼 文友: 2014-06- 0 17:29: 5 感谢心语老师的支持,希望多多雅正。
7 楼 文友: 2014-06-10 15:11:08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了老弟的精品!此文不精,天理难容。好文章,好文笔!
回复7 楼 文友: 2014-06- 0 17:41: 7 精不精,倒是无所谓,老弟也已经习惯了。三国魏 曹丕《典论 论文》: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呵呵!想到这些,自然也就难精了。只是看到老兄的留言,令老弟感动万分,难得啊老兄,难得老兄如此直言,老弟定当铭心刻骨。于是说,有此知己,又缘遇于弟, 夫复何求 呢?谢谢老兄,保重快乐;宁夏中医牛皮癣医院
广州中医牛皮癣医院
扬州癫痫病医院
洛阳白癜病医院
十堰治疗白斑病费用
钦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山东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安徽白癜风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